~~~~~~~~~~~~~~~~







2014年2月14日 星期五

山楂餅之戀



山楂餅之戀

這個故事一個發生在七十年代的香港。

今天奧海城豎立在的填海區,在70年代,是油麻地避風塘。那時候漁民的數目比今天多。漁民捕魚後駛回避風塘,將魚獲批發到漁市場,轉賣到新填地街市和旺角街市。

漁民以船為家,在船上起居飲食。漁船停泊在避風塘後,漁民上岸補充食水和買糧油。70年代香港政府實施六年小學免費教育,漁民的子女需要上岸返小學。金娣是一名12歲女孩,在油麻地東莞街的東莞同鄉會小學讀小六。如果升中試成績理想的話,明年便升讀中學,如果成績不理想的話,便要幫屋企繼續做漁民。

金娣有五兄弟姊妹,課餘要幫父母手做生計,捕魚補網。父親患上濕疹,需要派人定期去油麻地渡船街某中醫藥舖,買「去濕藥」回船煲給父親服用。結果,12歲的金娣,就在那間中藥舖,遇上17歲當「後生」(打雜)的阿軍。

父親吩咐金娣買中藥時記得取「嘉應子」送苦茶,但金娣卻十分喜歡吃山楂餅。年輕的阿軍知道這小妹妹的喜好,他瞞著「長櫃」,暗暗地把一筒葵花牌的山楂餅,遞給金娣。金娣當然開心啦,少女情懷的她,對這位大哥哥產生好感,即係「有少少鐘意咗佢。」

阿軍大過金娣五年,對金娣如小妹妹般看待。阿軍覺得金娣只是個「妹頭」,又點會去追求她呢?不過阿軍間中睇舖時都會幻想吓:如果五年後,17歲的金娣應該會很漂亮吧。

定期去買中藥的任務,金娣必定搶住去,目的是可以見一見阿軍。而阿軍每次必暗地裡遞上一筒山楂餅給金娣。金娣很珍惜他送的山楂餅,她不會一次過食哂筒山楂餅。兩人在這形式下相見,維持了五個月。

   

但這種相見,終於遇上阻礙。不是父母反對、也不是陰陽相隔,而是因為金娣在岸上街邊水喉挑食水時,給一頭流浪野狗咬傷右腳,送了去廣華醫院打破傷風針。右腳被包紮不便於行,買藥的任務落在二哥身上。金娣望著二哥離開漁船上岸去藥材舖時,她失望之情可想而知。只希望右腳快點康復,再次去見阿軍。

   

兩個星期後,金娣行動自如了,她急不及待放學後去藥材舖,打算離遠望一望阿軍。怎料站在櫃檯上的不是阿軍,而是個阿叔。金娣心想:可能阿軍今天放假,明天再來一次吧。

第二天放學,仍然是那位阿叔站在那裡。金娣忍不住,膽粗粗上前向阿叔打聽阿軍的下落。怎知換來阿叔的回答:「阿軍?佢去咗南洋打工啦!」

「吓?去咗南洋打工?」金娣驚訝地重複著他的說話。
金娣也聽過爸爸說,一些同鄉鄉里去了南洋找機會,星加坡、印尼、馬來西亞,在金娣眼中,是天另一邊那麼遙遠的地方。

正當金娣轉身想走時,阿叔叫住金娣:「阿妹頭,阿軍有嘢留俾妳呀!」
金娣接過來,是一袋十二包裝的山楂餅,阿軍留給她的最後一番心意。

其實阿軍並不想不辭而別,他都想親口向金娣道別,無奈兩週以來金銻都無嚟,阿軍又唔知金娣住在邊隻艇,唯有無聲離去,留下一袋山楂餅,希望金娣見到會開心啦。金娣攞住袋山楂餅,感動之餘,有喊的衝動。她強忍淚水,離開藥材舖回家。

金娣唔捨得食包山楂餅,但不吃不吃白不吃,包山楂餅遲早變壞都要掉。金娣慢慢吃,久唔久才捨得吃一塊。自此,金娣再沒有見過阿軍。

        * * * * *

金娣順利考上中學,考上大角咀的銘基書院。原本漁民的女兒,就被安排長大後快快嫁人算數。難得金娣父親明白「知識改變命運」,而家中男丁又不是讀書材料,所以父親肯供金娣讀中學。

暑假後金娣便正式開學,她每天徒步回書院上課。金娣對新的學校生活,感到新奇。十二包山楂餅剛好吃盡,但她仍未能忘懷阿軍。

開學一個月了,九月尾某一天,金娣心情特別興奮。因為她今天在美術堂時,老師當同學面前讚賞金娣的美術習作好精美。金娣回家前,她須要去文具店買原子筆筆芯,她那支斑馬牌原子筆剛無墨。她聽同學說,學校附近有一間文具店價格較平,金娣為了慳得一蚊得一蚊,放學後根據同學的口述,自己去找那間文具舖。

轉到鐵樹街,金娣終於見到那間文具舖。金娣突然見到一個人,令她呆了。文具舖旁的一間中醫藥材舖,櫃檯站著一名年青男子,就是阿軍。

金娣走上前,阿軍見到金娣,他也顧不了那麼多,走出藥材舖見金娣。金娣腦中有一個疑問:「究竟是阿軍呃舊同事去南洋打工?還是大叔呃自己說阿軍去了南洋呢?」
金娣第一句問:「你唔係去咗南洋打工咩?」
阿軍:「係呀!」
金娣:「咁點解你又喺度?」
阿軍笑了一笑,用手指指向藥材舖招牌,
金娣向上望一望,細聲讀出:「藍~揚~中~醫~師~?」
阿軍:「係呀!我過咗藍揚打工呀。」
金娣笑自己捉錯用神。可能大叔口音問題,原來阿軍來了這間藥材舖打工,竟然只是跟自己的學校只是幾街之隔。

金娣在書包中取出她的美工勞作,遞給阿軍:「送俾你。」
阿軍接過,是一朵用山楂餅包裝紙做成的玫瑰花。原來美術老師要同學廢物利用,在家中取來包過禮物的舊花紙或日曆紙做材料,剪裁成花朵。金娣就用了十二包山楂餅的包裝紙來做花朵,估唔到今日又咁啱撞返阿軍。阿軍笑說:「多謝。」

藥材舖內的長櫃大聲喝出來:「阿軍!唔使做呀!」阿軍立即返回崗位工作,笑笑向門外的金娣揮手。

這一幕重遇,定格在他倆的腦海中。無論五年後或十年後,這一幕都歷歷在目。任世情怎樣轉變都好,唯一不變的,就是金娣仍然十分愛吃山楂餅。



二少爺說︰情人節快樂!

16 則留言:

  1. 卡臣:

    這個故事雖然重看,不過仍然好感動。

    回覆刪除
  2. 呢篇冇咩印象喎,唔通之前睇漏咗。 :o

    簡單小品,環境設定在七十年代,結局停喺呢個時段相當好。雖然呢篇冇好明確咁講出兩人會否相愛,但兩人互相嘅掛念,都流露出甜蜜嘅感覺。

    翻叮呢篇作品嚟應節,good good呀。 :)

    回覆刪除
    回覆
    1. 係呀,open ending, 自己運用想象力想自己的結局

      這故事是幾年前看完張藝謀的「山楂樹之戀」而寫成

      刪除
    2. 希望佢哋可以發展落去喇。 :)

      不過就算兩人無矢而中,都係一個美好嘅回憶嚟嘅。

      刪除
    3. Puppy love 記憶最美麗....青春/患得患失

      刪除
  3. 配合双情人节的好结局,喜欢~~
    祝卡车情人节快乐!

    回覆刪除
  4. 卡臣,
    你都鍾意去廟街美都餐室? 張相好襯呢編文^^!

    回覆刪除
    回覆
    1. 奕山果然眼利,一望就望得出。

      美都餐室的窗花,絕對襯這篇舊文

      刪除
  5. sweet sweet! 好中意以前年代既人對愛情既含蓄

    回覆刪除
    回覆
    1. 上一代人明白什麼是細水長流
      現代人只要快/即食

      刪除
    2. 卡臣:

      最近睇到一篇進化心理學文章,話女人嘅遺傳基因,她們每隔三、四年就要換男人。嗰啲進化心理學家,有時真喺short short哋。但睇下宜家嘅現實,佢哋又好似啱咁喎!

      刪除
    3. 男人每隔三、四個鐘頭,
      就想換另一個女人。

      刪除
  6. 尼篇写得好温馨,好似睇紧吕奇同埋梳左两条辫仔嘅陈宝珠,系度演紧戏。

    回覆刪除
    回覆
    1. 哈哈, 果然懷舊感覺,有民初電視劇畫面

      刪除

LinkWithin

Blog Widget by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