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年7月8日 星期三

底褲回憶錄


底褲回憶錄

我身處在漆黑之中,我生前是一條底褲,死後就是一條「死底褲」。我過身後被安葬在將軍澳堆填區,埋葬在地下三米之深。四周十分寧靜和黑暗;沒有任何騷擾,正好讓我好好回憶一吓呢一段人生:「我身前全身灰色,死時卻全身染滿鮮紅……

我在Giordano出產,M嘥屎、灰色三角褲,原價39元,待我減價到25元,精打細算的男主人把我買下。我在貨架上想:「我將會服侍何家主人呢?」這問題我是十分被動的,希望主人會善待我啦。

男主人是家中二少爺,搬離父母家後,自租單位獨居。一個獨居、不修邊幅的麻甩仔喎!唉~ 整定我苦命,要行的路將會十分艱苦崎嶇。

我工作的時候,是在黑暗中,因為我通常被「面褲」所包裹著。當二少爺去洗手間時,我才偶爾見吓光,呼吸一吓新鮮空氣;可惜又要面對一陣味的尿兜。這份厭惡性工作,不是一般人所能容忍。

間中,我會在洗手間以外的地方露面。主人解開「面褲」,我見到一個靚女在我面前,靚女說著一些奇怪的日本語言,她的動作有時Fast forward,有時逐格搜畫,跟著我感到一陣孺動後,主人又穿回面褲。每次都是不多不少的五分鐘。

除了見到靚女外,我也見過男人,仲係一大班男人添呀!二少爺差不多每天都去健身室,他在更衣室內更換運動褲時,我便會見到很多大隻佬,一起換衫換褲。在那裡,我還目睹到一些不能用常理解釋的奇怪事情,但二少爺吩咐我不要亂同人講,所以我都係唔講嘞。

我最討厭回南天氣,天氣潮濕,我洗後掛在衣架上,晾一日都晾唔乾。二少爺嫌我未乾,竟然….竟然….Leave home without me!」當晚我見他回來時,表情痛苦,隱隱作痛。自這一次撞板之後,二少爺再不敢獨留我在家中。

但是如何解決我唔乾的問題呢?二少爺用風筒吹乾我,令我渾身暖烘烘。之後二少爺又會用該風筒去吹頭,我不其然有點噁心的感覺。辛苦了風筒大哥了。

我知道有一個民間傳說,如果「撞鬼」的話,可以把底褲「笠頭」去闢邪趕鬼!我好期待有這一天,讓我可以一展所長,發揮我的終極最大威力。可惜至我死的一天,二少爺仍未試過「撞鬼」。他自嘲是因為自己太樣衰,鬼都怕咗佢喎。哈哈!我信佢唔係講笑囉。

我看過一些電影情節,男女主角開門後,鞋襪、衫褲、內衣胸圍、沿客廳走廊脫到地上,直至睡房。我好希望這激情一幕會發生在我身上。可惜至我死的一天,二少爺仍未試過,這是我最大的遺憾!二少爺自嘲是因為自己太樣衰,無女仔肯跟佢返嚟喎。哈哈!真話唔需要講兩次囉。

我出產的時候,全身灰色。但當我工作了一段時間後,我的面色變黃,可能肝有問題啦,仲愈來愈黃。二少爺用了我三個月後,便要我退役,我功成身退。

環保的二少爺,竟然廢物利用,把我放在廁所地上,用來抹地「嗦」吓水。他獨居自然唔怕核突,乜都做得出。延遲了我的退休日期。

某天傍晚,二少爺買了外賣回家。甩麻仔唔會自己煮飯,是是但但又一餐。二少爺在廚房傳來一聲:「Shit!」原來他搗瀉了外賣回來的羅宋湯,一地鮮紅。二少爺立即徵召我從廁所趕到廚房進行救援,我全身「嗦」滿羅宋湯後,便拋進黑暗的垃圾桶內,正式certified了。所以我在第一段說過:「我身前全身灰色,死時卻全身染滿鮮紅」唔知你仲記唔記得呢?

二少爺算待我不薄,在我臨死前還請我飲熱辣辣的羅宋湯。正如死囚行刑前都有餐飽飯食,做隻飽鬼。

好啦!差不多啦,我繼續等待慢慢分解,聽講要等100年先完全分解哂。如果下一世有得揀的話,我一定唔做底褲,更加唔想做二少爺的底褲。


二少爺說︰條衰底褲夠胆爆我大鑊?抵佢死!

6 則留言:

  1. 回覆
    1. M巾... 真係諗起都有味!

      第一句我差D以為係女人底褲回憶錄, 所以先至染紅結尾 haha

      刪除
  2. //我的面色變黃,可能肝有問題啦

    可能主人腎有問題哦。。。

    回覆刪除

LinkWithin

Blog Widget by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