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年3月9日 星期一

幻象似的愛情 – 上集


幻象似的愛情 上集

201419  天陰

早上6時鬧鐘響起,我鼓起最大的勇氣爬出被窩。東莞的清晨氣溫只得10度。我乘直通火車,9時抵達紅磡火車站。踏出火車站,寒風凜烈。怎麼香港比東莞更加寒冷?媽媽說我這個女兒體質孱弱,還是盡快乘巴士回公司吧,那裡起碼有暖氣。

我在東莞一間港資的製衣工廠工作。這是我第四次來港出勤。每次都是即日來回,早上到香港晚上便返回東莞家了。9時半我在公司的地下大堂等待升降機時,遇見香港同事:Gary。我看見他右手拿著外賣早餐,垂下頭望著左手拿著的免費報紙。

Gary未有察覺我,還是由我主動上前跟他打個招呼吧!Gary微笑說:「早晨,余小姐」。我說:「天氣很冷啊!」他答:「對呀,晚上還會更冷。」多謝他的提點啊。

乘升降機回到公司,我把從東莞帶來的衫版交到版房。今天下午我還要跟香港同事開會,研究來年春季的時裝趨勢。我返回座位,喝下一杯熱茶,暖一暖身。

正當我在電腦前開始工作之際,Gary來我的辦公桌前,把一份三文冶遞上,問我肚子餓嗎?我多謝後接下,手裡感到那份三文冶仍存有微溫。

中午時,我一人獨自去吃午飯,我知道香港同事不喜歡和國內同事一起吃午飯。我沒有介意,我知道很難跨越這種文化差距。況且香港同事們喜歡去酒樓飲茶,動輒都要花上5060元。以我的收入來說,這種消費有點吃力。所以我每次到香港工作,都是喜歡獨自去光顧街角那間雲吞麵檔,只需17元一碗。花7元便可多加一碟油菜,價廉美味又不肥膩。

正當我在吃雲吞麵時,我見到門口有一張熟悉的面孔探進來:是Gary。他尷尬地走過來,他問:「介意我坐下嗎?」我答:「當然不介意,有人陪我吃麵,求之不得啦。」我好奇問他:「為什麼不跟其他同事們吃飯?」他借故避開我的問題,沒有回答。難道他特地來麵店碰我?怎會呢!沒有可能吧。

午飯後,我在會議室開會。Gary坐在會議桌的另一端,部門主管在喋喋不休,怎麼我全聽不進耳呢?我只在回味剛才那碗麵的味道。無意間、我偷望了Gary一眼,竟然發覺他也在望著我,他還面帶微笑。我倆眼神一觸碰,他立即轉移目光,情況很腼腆。糟糕!怎麼我的臉突然紅起來?真羞人。

7時許下班,我離開公司時見到Gary仍在加班。他在電腦前全神貫注地工作。男人埋頭苦幹、認真工作的樣子真迷人。我原本打算去跟他講再見,但因要趕去火車站乘直通車,所以打消了這個念頭。

我抵達紅磡火車站,站在閘口前,尋找手袋內的直通車票時,電話短訊提示音響起,原來是Gary。為什麼他會發短訊給我呢?為什麼我會這般緊張呢?

Gary的短訊是:「Miss You」,噢!天啊!香港男士真的是這麼主動和直接?我應該覆他嗎?我應該覆他什麼呢?

哎呀!怎麼電話自動關掉了?噢!原來電話用了一整天,忘記充電,電池已耗盡。思前想後,最後我鼓起勇氣,用公眾電話回電給Gary。按鍵時,手指輕微地顫抖。

電話筒另一端:「嘟」無人接聽,難道Gary正忙碌工作中?電話轉駁到Gary的留言信箱。「嗶」一聲之後,我的勇氣流走了,我欲言又止,嘆了一口氣之後便掛線。我真恨自己沒有勇氣,臨陣退縮。

望一望手錶,時間差不多了,直通車快要開車,還是趕快入閘吧!橫豎我兩星期後,也要出勤到香港公司;那時候再作打算吧。

火車向前駛去,離開香港愈來愈遠;但思念卻愈來愈濃。從車廂玻璃窗的反影,我見到自己一直在微笑。

待續

二少爺說︰少女情懷......

6 則留言:

  1. 记得阿伦唱嘅幻影,旧时林敏聪写嘅歌词唔错架!

    回覆刪除
    回覆
    1. 阿伦剛在香港開了演唱會,可惜我無去。

      刪除
  2. 卡臣:

    睇下邊個食邊個先?嘻嘻!

    回覆刪除
  3. 呢篇嘢我記得,Gary嘅英文太差喇,串錯字。:p

    卡臣兄佈局一流呀,我之前第一次睇中晒計。 今日再睇番,都覺得好好笑。

    回覆刪除

LinkWithin

Blog Widget by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