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年9月24日 星期三

烈火雄風


烈火雄風

阿雄阿風相識於新界八鄉消防訓練學校,兩人一起受訓。同屆畢業後,兩人被派駐守同一個消防局,更被編為同一小隊。阿雄和阿風一起工作,一齊出生入死,稱兄道弟,十分老友。

兩人當更時,除了外勤工作,他們在消防局內檢查消防裝備、操練、打排球。更衣室內洗澡時,阿雄和阿風都沖到唔捨得走,因為他們是一對情侶,一對「外直內攣」的地下情侶。其他的隊員懵然不知。

特區政府財政緊縮,消防署曾經放風要清減人手,阿雄和阿風都擔心會被裁員。無咗份工事少,不能一起工作事大。兩人都擔心有一天,上頭會錯手拆散他們。幸而裁員潮仍未波及這區的這個消防局。

為免被裁員或遭篩走,兩人要自強不息,下班後相約去跑步和健身。務求將身體操到最fit,就算要裁員,都不會輪到自己。兩人多加操練,增加見面時間,剛中帶柔,十分溫韾。

近一個月,阿雄和阿風的工作量增多了,因為他們駐守的那一區,近月出現多宗縱火案,警方懷疑有狂徒不滿政府的管治,做一些反社會的報復行動來宣洩。繼先前有狂徒玩扔鏹水彈,現在有人玩放火。很多無辜市民遭殃。

因為火警多了,阿雄和阿風多番出勤。每次衝入火場,你back up我、我cover你,兩個人一條命一條心。

    * * * *

這一天,阿風休假,阿雄照常上班。消防局收到order,某工業大廈的印刷廠發生火警,印刷廠內存積大量紙張,火勢一發不可收拾。火場內火光熊熊,冒出大量烏黑濃煙,將火警升為三級。消防煙霧隊從雲梯破窗而入,阿雄和隊友衝入火場,搜索和拯救被困者。

阿雄沒有阿風在旁,缺乏一個默契戰友,好像力不從心。結果不慎被燒毀的大型鐵架壓倒,阿雄吸入濃煙受了重傷,被隊友抬出火場。一到安全地方,救護人員立即將他抬上擔架床,送院急救。

不知是否精神感應,休假的阿風剛巧路經該火場附近,他知道火警發生後,第一時間趕到火場,阿風抵達時,第一眼就見到受了重傷的阿雄被送上救護車。阿風立即撲上前握著奄奄一息的阿雄,阿風焦急地跟隨救護車去急症室。

在送院途中,阿風流著淚,對阿雄嗌:「撐住呀!唔好瞓呀!就快到醫院啦!」怎料救護車突然停車,原來中途死火。救護人員下了車諗辦法,車廂內只剩下兩人。阿雄恐怕活不成,阿風在阿雄耳邊細細聲懺悔:「對唔住!印刷廠單火…..其實係我放!…..你原諒我啦….

原來阿風17歲那年被當時的情人呃騙,拍了一輯全裸照給對方留念,其後阿風與該情人分手。怎料幾年後,舊情人再次出現在阿風面前,用那輯裸照來勒索阿風一筆金錢,阿風拒絕屈服,那人認識《雄風》雜誌的編輯,恐嚇如果阿風不就範,那麼阿風的裸照將會刊登在下一期《雄風》雜誌內,仲會有大拉頁和超大海報。誓要令阿風身敗名裂,令消防隊蒙羞。

阿風一時情急,驚會影響到和阿雄的感情,一時想歪了,阿風決定今天趁day off去印刷《雄風》雜誌的印刷廠放火,希望雜誌暫時停刊,換取時間想辦法。所以阿風才會咁橋於火場附近出現,阿風見到自己放的火,竟然燒傷了阿雄,阿風十分後悔自責和內疚。

阿風繼續在阿雄耳邊細細聲講:「今日我第一次放火咋!之前我無放過火,放火狂徒唔係我,你信我吖…..
阿雄氣若柔絲,用微弱顫抖聲音說:「我….當然信你….因為….放火狂徒係我,我驚….上頭裁員….咪去呢區….放火….特顯我哋嘅重要性你原諒我呀….
阿風含淚點頭,阿雄得到原諒後,含笑呼出他最後一口氣,返魂乏術。

        * * * * 

自阿雄安葬在浩園後,縱火狂徒亦自動消失。阿風怕在消防局內觸景傷情,辭職離開了消防隊。

阿雄驚裁員會拆散他們,所以去放火,阿風驚裸照破壞他們感情,因此去縱火。兩人犯了同樣的罪,承受同樣的懲罰:從此陰陽相隔。過往阿雄和阿風滅火時的雄風,難再重現,只活在他們的記憶裡。



二少爺說︰「Firestarter」是放火狂徒,本地有「鏹水狂徒」,都是反社會主義者。

8 則留言:

  1. 消防員天職係滅火,而家竟然去咗放火,咩世界呀。 :o

    呢兩個故事令我諗起王喜,佢拍烈火雄心都係扮演雄糾糾嘅消防隊長。 :)

    回覆刪除
    回覆
    1. 你真叻,我靈感來自王喜,他的性向在消防隊可以好多事發生

      刪除
    2. 可以舉幾個經典事件嚟聽吓嘛?

      刪除
  2. 惨咯!敢都得?
    细路仔千其咪行差踏错啊!

    回覆刪除
    回覆
    1. 而家D人拍裸照,自行放上iCloud . 全部自願

      刪除
  3. 卡臣:

    阿風放火是有特定目的的,不可叫作反社會行為喎!

    回覆刪除
    回覆
    1. 沒有目的的破壞才叫反社會?多謝指正

      刪除

LinkWithin

Blog Widget by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