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年7月16日 星期三

一笑泯恩仇


一笑泯恩仇

浩輝的女朋友,望著浩輝書房牆上,一幅用木畫框裱起的A4尺吋照片,照片中浩輝和另一名男子,緊緊地握著手,兩人互相對望,笑得很燦爛。

浩輝告訴女朋友有關這一張照片的故事,回想起,事發那天,已經是數年前十二月某個星期四下午,地點是中環……

* * * * * 

幾年前,就讀中三的浩輝,無心向學之餘,還十分反叛,跟朋輩一起搞破壞,蝦蝦霸霸,屢犯校規。當時一位駐校的社工,叫「添Sir」,正跟進浩輝的個案。

「添Sir」是一名出色的社工,利用專業技巧和熱誠,把浩輝從歧途中引回正道。浩輝很感激添Sir,立志痛改前非,專心讀書。浩輝就讀中四那年,添Sir調離該校,間中浩輝會致電添Sir傾吓心事,但各有各忙,浩輝和添Sir的接觸,慢慢地疏遠了。

會考放榜那天,浩輝只考得10分,讀不成預科,只好讀香港專業教育學院(IVE)浩輝想詢問添Sir有關自己的出路問題,怎料浩輝在巴士上遺失了手電,連添Sir的電話號碼亦一併遺失。原本浩輝可以向中學校務處追查添Sir的號碼,但浩輝性格被動,結果無問到,不了了之,從此,浩輝和添Sir便失去了聯絡。

20歲的浩輝,在IVE已經讀到第二年,他需要做兼職賺取生活費。做過麥記、七仔、派傳單等工作;收入雖微薄,但總聊勝於無。浩輝在同學介紹下,做了一次「臨時Fans」,到電視台錄影廠嗌吓歌星個名、舉吓牌、揮吓螢光捧,兩個鐘便有180元,浩輝食過番尋味,一有「臨時fans」工做,第一時間撲去做。

* * * * * 

12月初,香港立法會就一項具爭議性的草擬:「重建尖沙咀鐘樓」,引起全城沸騰。政府提議將尖沙咀鐘樓拆卸,重新興建一座新鐘樓。這動議引起泛民派和文物保育份子大力反對。保皇黨和建制派則贊成動議,認為可以創造大量基建就業機會,又可推動旅遊業。兩派代表為了各自的理念,發表聲明、抗議遊行。

12月某個星期四早上,「臨記阿頭」急call浩輝:「今日下午有個job,三嚿水,做唔做?」浩輝聽到300元咁多,立即應承。「臨記阿頭」叫浩輝下午3時,準時到中環打花園,向阿頭報到。浩輝心諗:「吓!邊個歌手會揀喺打花園出show咁爆呢?」

* * * * * 

浩輝準時抵達打花園,「臨記阿頭」派發「架生」。今次派的不是口哨、螢光棒或發光燈牌,而是「工業安全帽」和寫上「支持重建鐘樓」的橫額。

原來今天中環立法會有「重建尖沙咀鐘樓方案答問大會」,保育人士一早已「拖行馬」,包圍立法會,斷食抗議、打鑼打鼓。他們頭上紥有藍色頭巾,手挽手坐在地上,看似一片藍海

工會為了與保育人士抗衡,召集了地盤工人之外,還班馬叫「臨記fans」到場助陣,充撐場面。浩輝、其他臨記和地盤工人戴上黃色工業安全帽,坐在地上,看似一片黃海

藍黃兩個陣營,各自叫囂嗌口號,在場幾百名警員,架著鐵馬,兩邊拔弓張,氣氛極度緊張。

浩輝到了這刻才知道被人「賣豬仔」,但為了300元,唯有頂硬上,如果有衝突發生,就立即閃人,安全至上。

浩輝可能太緊張,突然人有三急。浩輝問身邊另一位臨記:「邊度有廁所?」那人指向打花園另一邊,說那裡有公廁。浩輝便在人群中竄去公廁方向,

「唔該借過唔該借過」,浩輝在人群中講過不停,突然感到前面的男人,帶有惡意,唔願借開,企硬喺度。浩輝睇真啲,赫然發覺自己剛才亂竄之下,竟然俾人群推吓推吓,隻身誤闖進入藍色陣營中,他成為浩瀚藍海中的一粒小黃點

浩輝見到眾人憤怒的眼光,誤以為自已咁夠薑,單拖過嚟「踩場」。浩輝心想講:「我行錯路咋,大佬」,但自己已經牙骹打震,半隻字都吐不出來。

浩輝立即轉身想走,一轉身,竟然見到一副熟識的面孔,戴上藍頭巾的Sir,就企在自己面前,浩輝開心得大叫:「添Sir」,添Sir回應:「浩輝?」。兩人緊緊地握手,兩副「喜相逢」的笑臉。

Sir跟其他保育朋友們,前來立法會進行和平抗爭。估不到在這裡竟然重遇浩輝。添Sir了解完浩輝的情況後,護送浩輝去公廁,浩輝取得添Sir電話號碼後,兩人返回各自的陣營,繼續抗議。

那天沒有混亂場面,沒有警民衡突。兩派示威人士在答問大會結束後,亦都和平散去。

* * * * * 

浩輝第二天回到學校,有一同學遞上一份免費報紙,說港聞版見到浩輝。昨天有一名記者捕捉了浩輝和添Sir喜相逢一刻的照片。兩人一黃一藍,竟然相擁而笑,場面感人。浩輝估不到這感人的一刻,竟然被在場記者拍下。

每年十二月尾,有些媒體會舉行「年結十大選舉」,某網頁主辦的「新聞圖片選舉」,由專業人士評選。結果由浩輝和添Sir那張名命為「一笑泯恩仇」的圖片作品奪冠。兩個身份敵對的示威人士,竟然能放下矛盾爭拗,相對歡笑及握手,畫面充滿故事性,十分感人。

浩輝把圖片裱起,掛在書房牆上,紀念這一天和添Sir的重遇。女朋友聽完故事後,需要一張紙巾,把眼角的淚水抹去。

「渡盡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兩人無仇無怨,只因一份「臨時Fans」工作,錯手製作出一張「感動沙龍」,更感染了無數觀眾。



二少爺說︰翻叮幾年前的舊文,估不到情況沒有轉好之餘,還變得更壞


10 則留言:

  1. 嘩!「渡盡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呢種境界好難架...
    尤其是關係到男人尊嚴... 自尊呢家嘢... 唉>.<!

    回覆刪除
    回覆
    1. 好彩我打工多年,樽鹽一早學會放低咗。

      刪除
  2. 回覆
    1. 你教Photoshop 咁詳盡,我當然要實踐一下。

      刪除
    2. 卡臣:

      真嘅?我都無講過Close-cut,你都切得咁準,你可以去做割包皮。嘻嘻!

      不過,我整嚫相都用Mask,因好容易修改。

      刪除
    3. 哈哈! 我去做切包皮醫生喇! 你要幫趁嗎?

      刪除
  3. 呢篇舊文好有前膽性喎,香港嘅示威越嚟越激,冇以前咁和平LU。

    在立法會大門外,警察放下胡椒噴霧,反東北發展的示威者放下竹枝,兩人握手來一個大合照,咁就一笑泯恩仇喇。

    回覆刪除
    回覆
    1. 呢張相難映囉,社會矛盾成咁樣,唉....香港已經不是以前的香港了。

      刪除
  4. 乌克兰有好多工人,叫老板放佢地假,因为佢地要去赚一日几旧水嘅暴乱工作,放火又会高D价,如果乱到见血仲多钱-----------你话边个系度搞嘢?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們香港也請人去扮「政府支持者」,遊行示威有錢收,大陸人爭住去做

      刪除

LinkWithin

Blog Widget by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