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年5月25日 星期五

只有我一個人相信天荒地老



只有我一個人相信天荒地老

1996年,18歲的Phil入讀浸會的新聞系的Year 1,他自幼已經要立志做一名記者。
            
第一個學期尾的功課,就是要每個學生找一名老人家,進行訪問,並替他寫一篇一萬字的文字專訪,題材不限。Phil覺得這份功課很有挑戰性。

Phil是名教徒,經常做義工到老人院探訪老人家。這天,Phil帶了紙筆,到老人院找訪問對象。

Phil在老人院的休息室中,見到一個老翁,坐在椅上看報紙。老伯的眼神好憂鬱,好像埋藏了很多故事。Phil認定了他就是訪問的目標,走上前搭訕。

老翁叫沈伯,八十歲,無乜人探望佢,恨不得有個後生仔肯主動上前撩自己傾偈,沈伯如缺堤江河,滔滔不絕,講東講西。Phil拉入正題,問起沈伯後生時候的經歷。沈伯深深地嘆了一口氣,看似要翻起一段塵封已久的回憶,沈伯清一清喉嚨,開始娓娓道來

1916年,沈伯在杭州出世,讀書的時候有一名青梅竹馬的女朋友叫嫚貞1931年,14歲的嫚貞,跟父母移居到上海。世坤(沈伯)跟嫚貞分開了。五年後,即1936年,20歲的世坤畢業後投靠上海的舅父。經舅父介紹下,世坤在「亨得利鐘錶行」做出納員,在延安東路租了一間小房子獨自居住。

某個傍晚,世坤在衡山路散步時,竟然讓他重遇嫚貞!嫚貞在南京路的「老介福綢緞」工作。兩人立即舊情復熾,嫚貞搬進世坤於延安東路的房間同居,過了一段開心的日子。世坤跟嫚貞的定情信物,是一隻碧綠的玉鈪,嫚貞每一刻都配戴著這玉鈪,如影隨形。

好景不常,嫚貞被朋友薰陶下,愛上了喝酒,試過醉酒後回家後大吵大鬧,把枱上的東西全掃落地上。她跟世坤吵得劇烈時,更把玉鈪脫下,扔向鏡子!幸好鏡破但玉鈪未碎。兩人冷靜後又言和。雖然如此,兩人隔晚便吵架,修補,再吵架、再修補。

某個下雨的晚上,世坤路經華山路時,竟然在百樂門舞廳門口,給他碰到嫚貞跟一名老闆模樣的肥胖鬍鬚佬,一起打傘,挽手步出舞廳,登車離開。那個鬍鬚佬是銀樓老闆,已婚有仔女之餘,還有三姨太、四姨太。嫚貞嫌世坤無出色,貪戀老闆的錢,因而搭上。

世坤如像遭到電擊!回家等嫚貞。帶醉的嫚貞凌晨一時才回家,被世坤質問下,嫚貞又大吵起來。今次不同的,是嫚貞摔破東西後,奪門一走了之,沒有再回來。世坤跌坐在地上,哭了起來。

第二天傍晚,世坤特地到南京路買了嫚貞喜歡吃的西洋糕點,希望嫚貞回來看到會喜歡。怎料嫚貞至晚上九時也未回來。九時許,鄰居大力拍門,通知世坤剛剛見到嫚貞在路口遇上交通意外,倒地昏迷!嚇得世坤目瞪口呆,立即發足狂奔,趕去街口。

世坤離遠見到很多人在圍觀湊熱鬧,世坤鑽進人群,見到嫚貞倒在汽車旁邊,身上披血,奄奄一息。原來嫚貞真的決定跟老闆分手,願意回來世坤身邊,只可惜在門前被汽車撞倒。多次都摔不爛的玉鈪,今次終於難逃厄運,斷成碎片。世坤擁著屍體,呼天搶地,放聲大哭。

嫚貞死後一年,1937年爆發中日戰爭,世坤避難,乘大船由上海逃到香港,落地生根。世坤在香港的大華百貨公司的男裝部當售貨員,終生不娶,心中始終放不低嫚貞。朋友勸世坤開始第二春,世坤堅定地說:只有我一個人相信天荒地老。

說到這裡,沈伯除下眼鏡,用手拭抹眼淚。他從口袋中取出一個錦袋,就是放了那隻玉鈪的碎片,沈伯把破玉鈪交到Phil的手上。Phil深受感動,估唔到眼前的一個尋常老伯,曾經有一段亂世的轟烈愛情。

Phil多謝沈伯接受訪問後,回家整理文字。一周後遞交功課,成績單上的評分是A級。Phil很高興,想多謝沈伯,決定週日再去探訪沈伯。

* * * * * *

星期日早上,Phil買了酒樓點心外賣,來到老人院找沈伯。沈伯不在老人院的休息室,詢問員工下,Phil來到沈伯的床位,見到沈伯躺在床上睡著了,旁邊坐了一個四十歲男子。

Phil上前向中年漢子說明來意,把點心轉交給他。男子請Phil到休息室詳談。這名男子自我介紹,他是沈伯的兒子。「吓?!又話沈伯終生不娶!何來有個仔?唔通戰亂時喺路邊執個孤兒嚟作養子?」

作為一名未來記者,Phil有一顆追求事實的心。Phil把沈伯上週敍述的故事,向沈先生簡述一次求證。沈先生聽後笑了起來!苦笑地說:「呢個老嘢,真係俾佢激死!」

原來高齡的沈伯患有「腦退化症」,記憶有些混亂。沈伯就是故事中那個專玩女人的銀樓老闆嫚貞曾向他講過世坤的背景和往事,年老懵董的沈伯竟然混淆了自己的身份,將自己代入了世坤的角色裡。

中共解放上海時,沈老闆被判為走資派,他的家產被充公了。沈老闆只帶了四姨太逃到香港,一貧如洗,從頭開始。沈老闆賣「飛機欖」謀生。夫婦在北角租住小房間,生了一個男孩,就是面前的沈先生。那隻破玉鈪就是四姨太跟沈伯因無錢吵架時摔爛的。

十年前,四姨太患癌去世,兒子無閒照顧父親,把他送到老人院,兒子為口奔馳,甚少探望。昨夜院方通知沈先生:沈伯整夜氣促咳嗽,所以今晨沈先生才抽空來探望父親,因而碰上Phil,解開真相。

Phil苦笑,原來自己的A級功課,是一篇錯誤失實的報導。算是上了寶貴的一課。


二少爺說:本故事改編自以下呢一首歌:



一個人的天荒地老 - 張宇 
作詞:十一郎 
作曲:張宇 

已經對坐了一夜 恐怕天色就要亮了
我開始有點明白 我們的愛也要散了
妳像過去那樣走來 緊緊用雙手將我環繞
妳的溫柔其實如刀 要我還妳怎樣的笑

我明明都知道 這將是最後的擁抱
妳給我一個圈套 我不能跳不能遁逃

我拿什麼和妳計較 我想留的妳想忘掉
曾經幸福的 痛苦的 
該妳的 該我的 到此一筆勾消

我拿什麼和妳計較 不痛的人不受煎熬
原來牽著手 走的路 
只有我 一個人 相信天荒地老

26 則留言:

  1. 个沈伯失忆又失得甘匀淳架?好识编故事。

    回覆刪除
  2. 老人痴呆症(䐉退化症):患者只記得以前的事情,剛才或近來的事情則忘記

    回覆刪除
  3. 回覆
    1. 我試過記錯咗朋友的生日,雖然他指正,但我仍一路記錯落去

      刪除
  4. 卡臣:

    我反而喜歡這篇以白話文書體寫成的小品,覺得很感人。我總認為以廣東話寫文章不是味兒。

    人年紀漸長,最先衰退的是「短暫記憶」,所以近期發生的事就很容易忘記。「長期記憶」已經在腦海經歷數十年的運轉,所以是十分穩固的,要腦退化至很嚴重,才會混淆或失去。

    回覆刪除
    回覆
    1. 你咁講,我先知我全用白話。我寫喜劇,愛用廣東話,加強喜感,地道一些。

      多謝你的心理學指正,睇怕沈伯真的short 咗

      刪除
  5. 沈伯都幾盞鬼,鍾意角色扮演!

    自由

    回覆刪除
  6. 喂,叫 Phil 來訪問我哩嗰劉伯,有嘢爆, shu shu shu.....

    回覆刪除
    回覆
    1. 嘩!有嘢爆!
      好呀,爆啲風流史聽下,
      我訪問你呀

      刪除
  7. 我記錯咗朋友的生日,雖然她指正,但我仍一路記錯落去

    我都係,一樣樣!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一位朋友的女友叫阿芬,英文名叫Emily, 但我見親都叫佢Fanny, 搞到女方差啲以為男友有第三者。唉!罪過

      刪除
  8. 呢個故事教訓我地, 做功課唔使咁認真. 其實乜都作出嚟已經可以攞A...

    回覆刪除
    回覆
    1. 作嘢叻可以成為事業:編劇和娛樂記者

      刪除
  9. 世坤和嫚貞﹐還以為又是一段半生緣。
    這篇副題可以名為美錯。

    回覆刪除
    回覆
    1. 果然識貨,是十八春。
      美錯,不錯喎!beautiful mistake

      刪除
  10. 故事相当长篇,如果能分段落,分多次刊登,效果会更好。共 勉 之,希望笑纳。

    回覆刪除
    回覆
    1. 你好!多謝意見,把長篇分兩集,更容易閱讀。謝謝

      刪除
  11. 咁0岩都以腦退化症為題材~寫得幾有趣!!

    回覆刪除

LinkWithin

Blog Widget by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