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年9月11日 星期五

這夜妳叫四號


這夜妳叫四號

凌晨四時,揸的士的Andy見條街冷清清無乜生意,索性把的士泊低,去幫襯「芬蘭浴」,揼骨relax一吓。

Andy是一個無乜上進心的中年麻甩佬,年輕時打工,一事無成。中年轉行揸夜更的士,無樓無車無老婆。唔進取吊兒郎當性格,令Andy兩袖清風。

Andy幫襯開旺角這間芬蘭浴,他沒有找固定的按摩女郎,每次都貪新鮮找「新到場」的小姐替自己按摩。Andy沐浴更衣後,入了單人房躺下,暗燈中等待keeper介紹今晚才新上場的「四號女郎」來到。

敲門兩聲,貌似三十歲的四號按摩小姐進來,雖然房內燈光昏暗,但Andy覺得她很面善,一時間又認不出她是誰?

四號禮貌地微笑,拿出毛巾,打算舖在Andy身上之際,Andy察覺到四號戴著一個熟識的吊墜,是一個銀色鎖匙形狀的吊墜。Andy終於記起了!四號就是自己中學的初戀情人!

Andy(驚喜地):「Connie,我係Andy呀!中學初戀情人啊!」
Connie(笑了出來):「哦!Andy,乜又會咁橋嘅!」

AndyConnie自中學畢業分手後,無見面13年了,大家的外貌和身形都改變了許多,霎眼間很難認得出。他們是在中學時代組band認識,才繼而開始拍拖。Andy是鼓手,Connie是結他手,還有鍵琴手和主音另外兩人。那隊band叫「Keys 」,某次贏了學界歌唱比賽,音樂老師贈以每個隊員一個銀色鎖匙形狀的吊墜,作為紀念。剛才Andy望見四號的吊墜,因而相認。

AndyConnie現在仍有彈結他嗎?Connie回答按摩工作雖然令她指頭酸軟,但假日時都有彈吓結他。她心中仍有一團烈火在燃燒,如果他朝有機會要她上台表演,她隨時都ready

Andy就嘆氣道:「我已經放低支鼓棍十幾年,生活迫人,為口奔馳嘛」。但Andy知道其實只是藉口,懶就懶啦。如今得知Connie仍對自己的理想有執著。雖然Connie跟自己一樣是社會基層,但Connie沒有因此而放棄。Andy心中的烈火又再燃起。他應承Connie會再次練鼓,搵日找回「Keys」的舊隊友一起夾翻次bandAndy答應Connie會努力。

兩小時眨眼就過,AndyConnie攞電話,Connie說如果要找她的話,大可以再來這裡找四號。Andy步出芬蘭浴室,剛好清晨六時,晨光初現,充滿生機。Andy重遇Connie後,如像打了一支強心針,決定抽時間練鼓,人有理想先唔會似行屍走肉。

Andy回家後,第一時間在床下底找回鼓棍,之後才安心睡覺。下午四時醒來,接更駕的士,Andy今晚工作積極起來,服務態度又好。原來遇到舊情人有如此正面的鼓舞作用。

* * * * 

凌晨四時,Andy急不及待再去旺角那間芬蘭浴室找四號。結果敲門入來的是名操半鹹淡廣東話的北姑,Andy立即找keeper投訴:「我要四號呀!」

Keeper解釋昨晚的四號只是名臨時替工,因公司其中一位小姐病了,求其叫人左搭右托找個替工來頂一晚。Andy後悔沒有堅持攞Connie電話,兩人分開十三年,短聚兩小時後,又失散在人海中,天意呀!Andy當堂成個人無哂心機。

* * * * 

在尖沙咀某間芬蘭浴室內,「四號」正在替另一名客人按摩。其實四號不是叫Connie,她從沒有跟Andy夾過band。她的真名叫Yumi,只是外貌輪廓有點像Connie,而咁巧她也買了一個銀色鎖匙形狀的吊墜。在昏暗光線下,給Andy誤認是舊情人Connie

在骨場任職多年的Yumi,遇過某些男賓客有特殊癖好,喜歡當作骨妹是自己女朋友或者初戀情人。Yumi以為Andy又是那種受過感情挫敗或傷害,需要到骨場找慰藉的麻甩佬。Yumi肯認作是他的舊情人,跟他搭訕吹水,無非都係想搏取Andy打賞多些貼士,絕非存心瞞騙。懂得氹得客人開心,也是一種職業道德。

* * * * 

Andy步出芬蘭浴室,又是清晨六時,晨光初現。Andy雖然失去了Connie,但作為男人,總要「講得出,做得到!」Andy決定抽時間練鼓,聯絡舊隊友,作好準備,隨時下次遇上Connie,便可以再次夾band了。

Andy挺起胸膛,手指哼著敲擊拍子,輕快地向前邁步。


二少爺說:故事改編自以下一首歌。

6 則留言:

  1. 得闲夹下band,真系好开心嘅!音乐可以治疗心理疾病 ,增进健康架!

    回覆刪除
  2. 回覆
    1. 一句不經意的說話可能改變別人一生

      刪除
  3. 卡臣:

    初戀情人都認錯,即是未曾深愛已轉情,轉呔另覓新歡!嘻嘻!

    回覆刪除

LinkWithin

Blog Widget by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