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年4月8日 星期三

執子之手


執子之手

40歲的阿昌,是一個麻甩佬,一個未婚的麻甩佬。有云「男人四十憨居居」,阿昌不善交際,又不懂向別人表達自己的情感。阿昌的職業是貨車司機,因為他愛工作時對貨物多過對客人。

阿昌無拖拍,只有幾個男性死黨老友,久唔久放工後會飲吓啤酒炒幾碟小菜吹吓水。他的朋友都從事基層工作:的士司機、保安員、侍應和速遞員,五人一起吃飯,散發出一股草根的氣味。

阿昌的父親十年前因癌病去世,留下母親要供養。70歲的昌媽總算叫做身體健康,兩人住在黃大仙公屋。阿昌每月都有俾錢阿媽,不過就唔多會氹阿媽開心。有時更會嫌阿媽嘮叨。昌媽想抱孫,但阿昌連女性朋友隻手都未拖過,得個「恨」字。

昌媽閒來無嘢做,會到屋邨的老人社區中心,同老友記們傾吓偈睇吓電視過吓日辰,黃昏回家煮飯,等阿昌回家吃飯。

        * * * * 

星期六晚,阿昌打電話給阿媽:「阿媽,今晚我約咗朋友食飯,唔返嚟食啦。」
昌媽:「哦,你記得聽日朝早9點鐘,要車我去碼頭呀!」
阿昌這時才醒起,阿媽明天參加了屋邨老人中心的離島旅行,明早9時在中環港外線碼頭集合。剛才阿媽講起,阿昌才記得自己曾應承過會載阿媽去碼頭。
昌媽繼續:「記得早啲返,唔好飲酒揸車呀!」
阿昌咕嚕地敷衍:「得啦!咁大個人,有分數啦!」之後收線。

這晚,阿昌跟死黨們到深水埗吃小菜王,露天一桌五凳,兩打啤酒一枱餸菜,阿昌呼出煙圈,大啖大啖的大快頤。席間話題扯到去童年時代,五人想當年。

「的士輝」憶起讀幼稚園時,經常瀨尿,要阿媽拿乾淨褲來更換。
「侍應良」說他最喜歡那個教唱遊的女miss,希望大個會娶佢做老婆。
「保安權」說最懷念幼稚園的生日會蛋糕,因為屋企窮,不會買生日蛋糕給他。
「速遞雄」說他最希望放學時,阿媽會第一時間來接走他,可惜他永遠都是最後一個。

阿昌則記起讀幼稚園時:和他最老友的同學仔叫:「梁錦榮」,坐他隔離。有一天返學,昌媽帶自己到校巴站等校車時,六歲的阿昌見到梁錦榮,拉著媽媽的手走上前,向媽媽說:「佢係梁錦榮,係我好朋友嚟架。」小朋友愛把自己的喜惡告訴給媽媽。昌媽和梁錦榮阿媽打招呼,昌媽認識梁太後,雞啄唔斷,講的都是師奶話題。後來升上小學後,阿昌便和梁錦榮疏遠了。

懷舊時間完畢後,結帳走人。五人感到歲月催人,唏噓不已。

        * * * * 

星期日早上8時,昌媽叫醒睡夢中的阿昌,昌媽登上阿昌的貨van,穿過紅磡隧道去到中環碼頭。

阿昌和昌媽見到碼頭對開的空地,已有一班老人家和社區中心員工在集合。阿昌陪昌媽行去集合處,一位婆婆輕拍昌媽膊頭,昌媽回頭,笑哂口向婆婆打招呼:「早晨!黃太~
昌媽向阿昌說:「叫黃太啦!黃太喺社區中心入面,同我最老友架啦!」
阿昌:「黃太~
昌媽:「黃太,呢個我個仔,叫阿昌。」
黃太:「阿昌哥仔,好靚仔喔。」
昌媽:「哈哈!邊係吖!」

之後昌媽和黃太雞啄唔斷,阿昌在旁想得入神
34年前一個相似的情景,34年後的今天再度發生,不過角色調換:
昨天的6歲兒子,變了今天70歲的媽媽。
從前媽媽送兒子到校巴站,變了今天兒子揸車送媽媽。
過去兒子介紹同學仔給媽媽認識,變了今天媽媽介紹老友記給兒子認識。
時間巨輪不斷向前推動,終點又轉回起點。

想得入呆的阿昌,被黃太叫醒:「阿昌哥仔,我個女阿芬呀。」
原來黃太個女阿芬也在碼頭,端莊的阿芬橫豎沒有拍拖,便參加旅行陪媽媽一起離島遊。

黃太建議阿昌不如一起去離島玩啦,多個後生仔陪阿芬,唔使身邊全部都係老人家咁悶吖嘛。社區中心員工說臨時加多個人不成問題,十分鼓勵親子活動。

四人登船後,情景更像34年前,那時侯在校巴站,阿昌和梁錦榮係咁傾,昌媽和梁太又起勢咁傾。如今昌媽和黃太喋喋不休,阿昌和阿芬則笑語連綿

在長洲吃完一頓海鮮餐後,黃昏時候,拉著長長的影子,踏上歸途。

阿昌經過今天的旅程,對媽媽的感情起了正面變化。而昌媽抱孫的心願,亦泛出新的希望。



二少爺說:年輕時,媽媽推BB車,年老時,兒子為母親推輪椅。

10 則留言:

LinkWithin

Blog Widget by LinkWit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