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年11月30日 星期一

爸打豪 - Brotherhood


爸打豪 - Brotherhood

丈夫力竭聲嘶地問太太:「點解呀?點解呀!」太太垂下頭,淚珠滴落在膝蓋上……

* * * * * *

清水灣道有一座三層獨立洋房,住了一個家族。鄧老先生和鄧老太有兩個兒子:大哥富阿富、細佬阿豪。一家四口加上兩位菲藉女傭、一位司機,一共七人住在大宅之中。

大哥富兩年前接管鄧老先生的印刷生意,鄧父開始退休,跟太太環遊世界。細佬阿豪四年前去美國留學。大哥富有一個感情穩定的女朋友,已經拍拖三年了。

去年鄧家的盛事,就是大哥富迎娶女朋友做鄧家新抱。阿豪從美國回港出席婚禮。大哥富和大嫂婚後,仍然跟父母同住在清水灣大宅內。大嫂辭了原本的工作,留在家中安心做少奶奶。鄧老先生很想抱孫,雖然大哥富大嫂都願意生下一代,但可能大哥富做生意壓力太大,遲遲未有所出。

半年後,阿豪剛好大學畢業,從美國回流找工作,留在香港發展。阿豪搬回清水灣大宅,鄧家父母兩子又再共住。

阿豪回港後半年,都係悠手好閒,無所是事,間中打一兩封求職信。晚晚落蘭桂芳夜蒲,玩到朝早先返屋企瞓覺。鄧父覺得阿豪好唔妥,因為鄧父自己血壓高,叫大哥富去勸吓阿豪,做人要生性啲,千祈咪做敗家仔。

當晚11點,大哥富入了阿豪的房間,見到阿豪正在換衫準備出街去中環玩。大哥富正想講耶穌之際,阿豪藉詞塗古龍水,走入套房的洗手間內,背著大哥富。大哥富偷望到阿豪的銀包旁放了兩個安全套,心裡猜想細佬又出去溝女胡混。

大哥富心生一計!不如讓阿豪撞吓板,人吃虧後才會成熟長大。大哥富見書桌上有一個「圓規」,大哥富用圓規的針,輕輕在安全套的中央,輕輕拮了個窿後,放回原位。阿豪從洗手間走出來說趕時間,什麼都好,下次再談,之後急急腳走了。

* * * * * *

兩個月之後,阿豪好似有點改善,再沒有嬉皮笑臉,變得踏實心歸。老父見浪子回頭,放心了許多。老父讚賞大哥富教弟有方。其實大哥富什麼也沒有教訓過阿豪。

但福無雙至,輪到大嫂終日愁眉苦臉。大哥富在一個深宵晚上,跟太太來個真情對話,希望解開太太的心結。

太太最初乜都唔肯講,最後眼睛缺堤,哭著承認有了兩個月身孕。大哥富暴跳如雷,因為醫生一早證明了大哥富不舉,所以不育,那麼腹中塊肉是誰經手的?

大哥富聲嘶力竭問大嫂:「點解呀?點解呀!」大嫂垂下頭,淚珠滴落膝蓋上,情緒激動的大哥富極力逼供後,太太屈服了。揭露經手人就是阿豪,按成孕時間推算,應該是兩個月前大哥富入阿豪房間後的第二天。

原來阿豪和大嫂早已有染四個月,他們趁家裡無人時便入房親熱。阿豪每次都會使用安全套。結果使用那個安全套,就是前一晚給大哥富弄穿,結果搞出人命。

大哥富對自己的惡作劇感到後悔嗎?一半一半啦。大哥富知道老父抱孫心切,無奈自己不舉而未能完成老父心願。老父更患上抑鬱症,令到十分孝順的大哥富非常內疚。這個上天送給鄧家的長子嫡孫,終能一償老父的素願。

前事不計,太太和阿豪將功補過,那男孫始終是流著鄧家的血,爺爺終日弄孫為樂。Brother阿豪闖禍後,從此腳踏實地,重新做人。大哥富心裡暗暗多謝那一支圓規的銀針,孫兒逗得爺爺開心、為家族生意找到承繼人、阿豪又洗心革面,一針三鵰。一次過滿足三個願望。



本故事講男主角大哥富不舉,一講起不舉,便想起 Pet Shop Boys 的《Casanova in Hell》,講一個風流男人不舉的故事。



Casanova in Hell - Pet Shop Boys
The girl’s perfection
Inspires affection
It’s queer that here
He can’t cast his spell
In her direction
Somewhere near
One senses fear
Casanova in Hell

The girl is naked
The boy is naked
He hides inside
A secret chamber
There to gape
Through a velvet drape
And dream of rape
Casanova in Hell

Her sharp suggestion
He couldn’t get an erection
Came as a shock
He finds himself
A laughing stock
His ageing fate
To contemplate
Casanova in Hell

Back in the library
His revenge is his story
What he will write
Will recall the bite
Of his wit
And legendary appetite
The sybarite
Casanova is well

For Casanova has the last laugh
Creates the myth and vindication
Of his sexual vocation
Makes the definitive collection
His lives and lovers and above all
His erection
Will live in history

2009年11月28日 星期六

敷衍回應

敷衍回應

有時候,朋友、情侶、同事、家人跟你講嘢,長篇大論,吟吟沉沉,你無心機聽,只想敷衍回應。最經典的,應該是:「是但啦!」、「你鐘意啦!」、「哦!」、「係咩?」、「咁都得?」、「知啦!」、「得啦!」等等。

今次揀選了另外十句「百搭敷衍回應」,可在不同的情況下使用,但其實,求其亂咁交叉使用都無問題,因為對方都知道你正在敷衍他。

第十位:「我點知吖?」
當對方問了一個正常人很難解答的問題時,例如複雜的政治時局、外星人侵略地球,深奧難明,聽到對方第一句,知道是一條難答的問題,自己的大腦已經可以熄機,繼續扮聽,Skip去所有內容,待對方講完,只需敷衍回應一句:「我點知吖?」對方便知道你無能力提供答案。

第九位:「我明你講乜!」
當對方陳述緊一件複雜事情或者解釋一個深奧道理,對方都驚你聽唔明白咁複雜的事情,你只需繼續扮聽,Skip去所有內容,待對方稍為停頓,你敷衍回應一句:「我明你講乜!」對方便知道你follow到。

第八位:「唔係呀嘛?」
當對方講緊一單匪夷所思,但又未能引起你絲毫興趣的事情,你點頭之餘,對方更口沬橫飛,你只需繼續扮聽,Skip去所有內容,待對方講完,你敷衍回應一句:「唔係呀嘛?」對方便知道你也覺得unbelievable。有人喜歡將「唔係呀嘛?」讀作「唔係呀化?」增加其可愛性。(雖然有懶音之嫌疑)

第七位:「係咁架啦!」
當對方講緊一宗日常生活見怪不怪的平常事情,將一件無關痛癢甩東西無限放大,對方少見多怪,但聽到你打呵欠,你只需繼續扮聽,Skip去所有內容,待對方講完,你敷衍回應一句:「係咁架啦!」對方便知道你已經對該事情痲目了。

第六位:「人之常情啫!」
當對方談論緊別人的是非,無論讚或彈,對方細訴這人的是非好壞、黑白錯對,但你唔識那人。你只需繼續扮聽,Skip去所有內容,待對方講完,你敷衍回應一句:「人之常情啫!」咁無論對方讚或彈某人,都是正常之人性驅使。可加多一句:「人之常情啫!俾著係你,你都會係咁啦!」撫心自問又係喎。

第五位:「真係無嘢好講!」
當對方投訴緊一單好激氣的事情,滿肚子怒氣!叫人感到冤屈,不滿和憤怒,但事情跟你無關係。你只需繼續扮聽,Skip去所有內容,待對方講完,你敷衍回應一句:「真係無嘢好講!」等於你對這些離譜事情無話可說。其實表達了你對「事不關己」的事情「No Comment!」而已。

第四位:「呢啲嘢話唔埋!」
當對方講緊一些「無稜兩可」的道理時,正所謂「世事無絕對!」結論可以是正確、也可以是錯誤,你只需繼續扮聽,Skip去所有內容,待對方講完,你敷衍回應一句:「呢啲嘢話唔埋!」表示你對那些「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的事情,無絕對答案,無明確立場可言。

第三位:「你有你嘅道理。」
當對方發表緊一些「自己認為正確」的偉論或大道理時,把自己的決定和行為合理化、講到自己的做法有大條道理。你只需繼續扮聽,Skip去所有內容,待對方講完,你敷衍回應一句:「你有你嘅道理。」表示你明白:他的說話中包含了他的邏輯,不過,該邏輯是否合乎情理,則見人見智。

第二位:「咁搞嘢?!」
當對方講緊一些違反常理、出人意表的事情或經歷時,而對方眼中這些離奇事情,並未能引起你的興趣,你只需繼續扮聽,Skip去所有內容,對方講完後,要求你講出意見,你敷衍回應一句:「咁搞嘢?!」這句「咁搞嘢?!」三個字包含了強烈的驚嘆情緒,「咁搞嘢?!」等於你認同該事情的荒謬性,不能置信。

第一位:「睇你點睇啦?!」
當對方遇上問題,要求你提供睇法和觀點時,對方首先將整件事情由始至終,每個細節都娓娓道來,成份口供咁詳述悶爆你。你只需繼續扮聽,Skip去所有內容,對方講完事情經過後,要求你講出你的立場意見,你敷衍回應一句:「睇你點睇啦?!」將對方的問題,立即變成自己的問題,反問返對方。好似打網球咁,球來一擋,隨手一抽,打番過去佢嗰邊,慳水慳力。成為敷衍回應說話之首位。


2009年11月24日 星期二

彼岸花 – 下集

彼岸花 – 下集

Eric橫過馬路時險些給汽車撞到,嚇得Eric快步趕回自己診所。返回「旺發商業大廈」的電梯大堂時,有兩個sales打扮的中佬也在大堂等lift。三人一起進入電梯內。

Eric按了九字按鈕後,其中一個sales佬說:「挑!啲新樓都咁迷信,4樓同14樓都跳咗。」Eric一言驚醒!原來自己9B單位只得8層樓高。他今天才第二次來這幢商業大廈,所以一時間沒有察覺到大廈少了兩層樓。

Eric立即鬆了一口氣,並非什麼鬼魂作祟,只是自己嚇自己。Eric沿lift落返ground floor,立即返回對面大廈按8字樓,lift門一開,左面那個單位有一個粉紅色小燈箱,寫著「嬌嬌280」,今次應該無搵錯啦。

Eric按鐘,一名叫「嬌嬌」的40歲鳳姐,打開木門,Eric認得她穿的see through睡衣。嬌嬌溫柔地說:「老細~」Eric好有禮貌介紹自己及表明來意,希望嬌嬌衣著檢點些或拉上窗簾,Eric銀包中有900元現金,Eric給嬌嬌作為一封見面利事,希望嬌嬌可以盡量合作。

嬌嬌是社會低下層的邊緣小人物,憎人富貴,立即把錢捏造一團,扔向Eric的臉,爆了句粗口後,大力嘭埋度木門。嬌嬌絕不向Eric妥協。繼續事無忌憚地穿少布睡衣於屋內活動。Eric失望而回。

* * * * * *

一星期後,診所新張誌慶。醫生不能夠賣商業廣告,Eric的診所水靜河飛,要靠累積口碑,其實Eric都預計首月會蝕錢。橫豎沒有病人,他倚窗見到對面的性感嬌嬌,如舊在屋內行來行去,拿她沒辦法。

這天傍晚,Eric無意間在窗外遠眺,竟然給他見到嬌嬌在單位內,遭一名大漢綁手綁腳並毆打!近來旺角區出現「鳳姐殺手」,先姦後殺。Eric見義勇為,立即打999報警,收線後腦海裡閃過一個畫面:差人捉拿了匪徒,被拯救的嬌嬌,對Eric深表感激,從此自願把窗簾拉上,問題迎刃而解。一想到這裡,Eric便自顧自的笑了起來。

結果警方掩至,但無功而回。因嬌嬌間中會接一些要求玩SM的嫖客,玩暴力玩綁手綁腳。這嫖客有暴露狂,要求不拉簾。成年人在私人地方自願地搞嘢不犯法,警方check完身分證、警戎兩句後收隊。Eric的如意算盤又打不響了。

* * * * * *

兩天後,Eric在診所中,終於有第一個病人來睇症,Eric歡天喜地。第一位病人是一個操半鹹半淡廣東話、剷陸軍裝的45歲男子。怎料看病途中,男子竟亮出一把牛肉刀,打劫Eric。這名持大陸雙程的大漢,傻更更打劫樓上診所。劫去少量現金和手提電話後逃走。剩下Eric和護士被索帶綑綁在診所內。

劫匪逃到地下,在大廈後樓梯出口遭警員攔截拘捕。原來有人在五分鐘前已經報了警,報案者就是嬌嬌,剛才她在窗前見到Eric在診所內遭人打劫,「丈義多出屠狗輩」,嬌嬌是義氣仔女,不計前嫌,立即報警,警員在大廈出口將劫匪逮捕。

Eric知道真相後,親身去嬌嬌那單位道謝。嬌嬌外冷內熱,兩人交過萍水相逢的朋友,嬌嬌招乎Eric入單位內坐。單位內很多性玩具、制服、鹹碟、SM工具、電震捧,琳琅滿目,令Eric目不暇給。

嬌嬌泡了熱茶,兩人真誠對話。嬌嬌講出自己的故事,她的70歲媽媽患了初期鼻咽癌,因家境貧窮,負擔不起到私家醫院做手術,只能到政府醫院排期做手術,但輪候需時。媽媽忍受身體痛苦,接受藥物治療,暫時控制著病情。

Eric為了報答嬌嬌施救之恩,安排她媽媽入住私家醫院,免費替她做切除鼻腔壞組織手術,分毫不收。嬌嬌聽後感動得眼濕濕,連聲多謝。

手術很成功,嬌嬌媽媽逐漸在康復之中。這個早上,Eric回到診所,發現嬌嬌單位的窗簾,從此長期拉上。而Eric診所的客人,亦開始多了起來。原來嬌嬌媽媽受了恩惠,在街坊親朋戚友前,極力推介Eric的高明醫術和好心腸。女士把口一傳十、十傳百,口碑便因此傳開去。

一街之隔,兩個單位,都覺得人間有情,今天窗外的陽光份外溫暖。




Co-written by 大隻權and 卡臣

要多謝阿大隻權哥同我一齊合寫,他寫上我寫下,故事名「彼岸花」都是權哥起的,
話要向小津安二郎致敬,寫個人間有情的故事。

2009年11月23日 星期一

彼岸花 – 上集


彼岸花 – 上集

這幢新建成的「旺發商業大廈」有二十層高,一梯四伙。所有單位一早就租出或賣出了,唯獨是「九樓B室」這個單位荒置良久也未能租出。這單位不是甚麼凶宅,也不是甚麼銀主盤負資產,是因為這個單位的窗外風景實在太「奇特」,雖然最後大業主都肯略作減價,但一直都乏人問津。

* * * * * *

三十歲的Eric首次創業,他在大學醫科畢業後,專攻耳鼻喉科。他在政府醫院做了幾年專科醫生,累積臨床經驗,並且儲下一點錢,加上問父母借來一筆錢作為開業資金。Eric認為工字不出頭,他決定從政府醫院跑出來,開設自己的診所。

Eric有一女朋友叫Nancy,拍拖五年,早已視對方為結婚對像。不過Eric覺得自己事業未有成就,也不敢向Nancy求婚。Eric對自己說,這次也真算是孤注一擲了,絕對不能夠讓Nancy的爸爸媽媽失望。那筆資本可說是他的「老婆本」和「棺材本」。

Eric選在人流多的旺角區作為他開設診所的的起步點,不過旺角區的租金並非如 Eric想像中的便宜,但Eric又不想租舊樓作診所,他想要門面光鮮一點的。原因是:女友Nancy的家境也很富有,書香世代名門之後,是真正的「Blue Blood」。他不想被女友的父母睇小。

* * * * * *

這天早上十時許,Eric未須回醫院當班。他又來到旺角看樓盤去,Eric是首次創業,他對診所的地點很緊張。地產經紀已經連續七天每日抽時間陪著這位大少爺睇樓盤,無一百都有幾十,全部都被Eric嫌三彈四,還是不滿意。不過經紀「向錢看」,這天早上唯有帶 Eric看他手頭上最後的這一個盤:「旺發商業大廈9樓B室」,心想要是這位麻煩的「百彈齋主」還是不滿意的話,他都無話可說了。

故事發展當然是出奇的順利,Eric一看到這個擁有落地大玻璃的9B單位就很歡喜,加上單位的面積價錢各樣條件都很合適,於是 Eric 當下就決定把它租下來了,中午前已把一切租務手續辦妥,鎖匙都立即拿到手了!

Eric當日並沒有再次走上去他的新診所,因為他要趕回醫院當值。還有一個月,他才會正式離職。Eric一來工作繁忙、二來他是裝修的門外漢,於是Eric就找他的一位大學舊同學:讀建築系的Mathew來替他全權打點室內裝修事宜。二十一天後,裝修完成。Eric跟Nancy急不及待,再踏足這個9B單位。

不負所托,Mathew搞得不錯的裝修。尤其是一列落地大玻璃,十分光猛。Eric上前觀看街景,嚇了一跳!一街之隔,正正對面那單位內,有一位40歲、衣著性感的「一樓一鳳」打開窗簾,大模斯樣地在屋內活動自如。   

為什麼9B單位久久未能租出?原來因為這單位的窗外風景實在太「奇特」了。那位中年鳳姐有客時才拉上窗簾,無客時則只穿see-through性感睡衣周屋走。Eric一個月前早上睇樓時,鳳姐剛有客拉了窗簾,故未有察覺。

Eric立即call地產經紀投訴,財到光棍手,當然不得要領。Nancy提議他把診所的窗簾拉上,Eric覺得拉上簾室內便太暗了。積極的Eric,決定要向鳳姐那邊埋手,解決這個觀瞻的問題。

Eric立即過了對面大廈,二十年樓齡、一梯兩伙的舊樓,樓下有七彩的光管作招攬。Eric搭殘舊電梯去9樓,打算勸喻鳳姐,要求她檢點一些。當Eric抵達9字樓時,面前有兩個單位,左面的單位沒有關上木門,可以透過鐵閘偷窺屋內情況,有一對公公婆婆正餵孫兒吃粥。牆上掛了兒子跟新抱的結婚照,這個單位應該不是「一樓一鳳」。

右面的單位,關上鐵閘和木門,應該是鳳姐的單位,但門外什麼招牌也沒有,一點也不像是「架部」。Eric按鐘,開門是一個八十歲的老太婆。Eric表明來意,老太婆話此屋只有她一人居住。老太婆太過寂寞,竟然請Eric進屋內坐,屋內放了很多雜物、廢紙、鐵罐,光線不足又一陣霉酸味。真的無可能是「一樓一鳳」。

Eric十分迷茫,臨走前,老太婆依稀地說:「聽街坊講…呢個單位十年前曾經租過俾一位鳳姐。」Eric聽後,全身的毛管豎起,一股寒意直透背脊。Eric腦裡浮現出「鬼魂」兩個字。Eric有大學同學做督察,Eric打算叫他用警方電腦,查一查這單位是否有鳳姐被劫殺的謀殺案?

Eric落到街上,仰頭遙望大廈的九樓單位窗口,雖然什麼也看不到,但心理上仿佛感到有一雙凌厲眼睛,正在監視自己。Eric滿腦紊亂,橫過馬路時險些給汽車撞到。嚇得Eric快步趕回自己診所。

待續

Co-written by 大隻權and 卡臣

下集將於2009年11月24日星期二早上9:25
揭開這朵彼岸花的身世

2009年11月21日 星期六

愛在偷戀蔓延時 – 下集

愛在偷戀蔓延時 – 下集



這晚聚舊晚飯後,Angus取得Maggie的msn號碼,第二天,Angus便經facebook、email、msn等途徑,開始慢慢滲透入Maggie的世界。喧寒問暖,經常留一些有趣的messages給Maggie,搞吓爛gag,表現出自己有心思。

正所謂「此消彼長」,兩年後,Colin仍然乏味無情趣,Angus則幽默浪漫,Angus有信心攻陷Maggie的芳心,Angus開了一個blog,名字叫《愛在偷戀蔓延時》,將一些好肉麻的單戀情話寫進blog內,將再個blog的link不經意咁send咗俾Maggie,希望她看到後,會明白自己的心意。

Angus覺得時機已經成熟,他私底下約Maggie出來見面,Maggie應約。兩人到SOHO吃飯,Angus相信今晚的真情表白,在浪漫氣氛襯托下,他應該會贏得美人歸。

晚飯期間,Angus向Maggie暗示可否「背夫暗交」的可能性,Angus預計自己有型有款,應該會十拿九穩,Maggie一定飛不出自己的手指隙。

怎料Maggie聽後,面色一變,向Angus嗤之以鼻,立即表明立場:「我心目中只可以容納一個男人!」Maggie講完馬上起身,轉身走人。剩下戇居居的Angus仍然未定神,但事情已經180度逆向發展。

Angus又輸俾Colin,仲輸夠兩次。Angus真係唔明自己有乜咁輸蝕俾Colin?對於Angus來說,今晚這個打擊,比兩年前的傷害更大更深。Angus決定放棄香港的工作,去上海找長駐工作,遠離香港這片傷心地。

即晚十一時,Angus打電話揾好朋友訴苦,Angus找來大學同學Popman來相陪,在中環酒吧飲酒消愁。Popman因為份人好夠「Pop」,因而得獲得Popman這個花名。

Angus在中環酒吧等待Popman的到來時,不斷苦思點解自己條件好過Colin咁多,都會輸俾佢?Angus靚仔過佢,風趣過佢。講人工,Angus絕對不會低過Colin。難道Maggie對自己真的一點意思都無?

其實Angus寫的《愛在偷戀蔓延時》,Maggie見到個blog名「娘到爆」,已經起哂雞皮,連click一click的興趣都無。至於Maggie今晚應約來吃飯,因為Colin需要加班,Maggie想橫豎都要吃晚飯,是但求其找邊個吃都無所謂啦。

Popman終於來到酒吧,Angus已經隊咗幾杯酒。最初,Angus只苦訴剛才暗戀表白失敗,沒有透露女主角的名字。但飲大幾杯之後,Angus迷糊間向Popman說出偷戀對象是Maggie。嘩!Popman是Angus的大學同學,當然也認識Colin和Maggie。

當知道真相後的Popman,掙扎了一晚,是否應該告訴給Colin知道?口快心直的Popman,認為Colin有知情權。第二朝早,Popman便致電給Colin,告之一切。

Colin在辦公室收到Popman的電話後,Colin當然憤怒,估不到Angus搞「朋友妻」,咁多年友情一舖清袋。但另一方面,Colin慶幸Maggie受得住男女誘惑,她那句:「我心目中只有一男個人」更令到Colin鼻酸酸、眼濕濕。Colin致電Maggie,說很久沒有嚐過Maggie的手勢,想今晚回家吃飯。

當天六時半下班,Colin立即放下手頭工作,飛車趕回家。7:30分,打開大門,正在廚房中燒飯的Maggie,被突如其來早返的Colin嚇一跳:「我仲以為你8點先返到。」Colin沒有回答,只是上前擁抱著Maggie,Maggie再嚇親:「做咩呀你?」Colin在Maggie耳邊細細聲講了一句:「多謝!」Colin兩臂抱得Maggie很緊很緊。

* * * * * *

Maggie輕輕鬆開那雙手臂,溫柔地說:「我煮緊飯架,你洗手先,好快有得食。」說完便轉身回到廚房,繼續燒菜煮飯。

30分鐘後,Maggie端著熱騰騰、香噴噴的餸菜出飯廳:「食得啦!Renny。」一名坐在sofa上看電視的35歲型格男子,立即起身,上前幫Maggie手開飯。

這裡是Renny的家,Renny是一位設計師,一年前,Maggie在朋友介紹下認識他,並開始暗中交往。因為Colin經常加班至夜深,Maggie下班後會直接上Renny屋企煮飯仔。Renny靚仔但持重、幽默風趣但誠懇,正正就是Maggie最喜歡那種浪漫但認真的情人。

那晚在SOHO,Maggie斷然拒絕Angus,說心中只有一個男人,就是指Renny而非指Colin。那晚碰巧Renny去了台灣公幹,否則Maggie一定上Renny家而不會應酬Angus跟他晚飯。

* * * * * *

Colin以為自己勝利,其實輸咗。Angus以為自己輸俾Colin,其實輸咗俾Renny。Angus以為可以發展「奇妙愛情三角」關係,原來Maggie一早已經搞咗三角關係。而那個《愛在偷戀蔓延時》的blog,只能成為Angus記憶中的一個小小笑話。



後記

好明顯這個故事源於電視劇《富貴門》的Marcus、Angie、Connie和Rene。文中最後一段好老土咁寫咗句「奇妙愛情三角關係」,無非都係想tag出以下呢一首英文歌《Bizarre Love Triangle》。




Bizarre Love Triangle

Every time I think of you
I feel shot right through with a bolt of blue
It's no problem of mine
But it's a problem I find
Living a life that I can't leave behind

But there's no sense in telling me
The wisdom of the fool won't set you free
But that's the way that it goes
And it's what nobody knows
well every day my confusion grows

Every time I see you falling
I get down on my knees and pray
I'm waiting for that final moment
You say the words that I can't say

I feel fine and I feel good
I'm feeling like I never should
Whenever I get this way
I just don't know what to say
Why can't we be ourselves like we were yesterday

I'm not sure what this could mean
I don't think you're what you seem
I do admit to myself
That if I hurt someone else
Then I'll never see just what we're meant to be

Every time I see you falling
I get down on my knees and pray
I'm waiting for that final moment
You say the words that I can't say

2009年11月20日 星期五

愛在偷戀蔓延時 – 上集

愛在偷戀蔓延時 – 上集

夜欄人靜,Angus在他睡房的書桌上,寫blog抒發他對Maggie的思慕之情,他替blog起了一個十分作狀的名字,叫做《愛在偷戀蔓延時》……

* * * * * *

Colin和Angus是高中的同班同學,他們在男校預科畢業後,一起考進九龍塘某所大學,一起讀會計系。他們在大學是同班同學。由於自幼讀男校、加上兩人性格內歛的關係,他們不太懂得如何跟女同學溝通相處,更被同學冠以「怕醜孖寶」或「怕醜孖條」的稱號。

Colin和Angus知道自己這樣的性格,將來出社會做事會很吃虧,他們決定一起參加課外活動,訓練自己跟別人的溝通技巧,結果兩人選擇參加「普通話學會」,並在那裡認識了Maggie,一位可愛的甜姐兒。

Colin和Angus都對Maggie有意思,「怕醜孖寶」互相壯膽,踏出第一步主動約Maggie吃午飯,Maggie樂意應約,三人隨後在大學裡過了一陣「杜魯福」的「祖與占」的校園生活。

Colin雖然為人納悶但誠實可靠。Angus沉默寡言、性格被動。結果Colin膽粗粗向Maggie表白,Maggie有少少戀父情意結,看不上眼一般跳紥紥的小男孩。結果Maggie接受了成熟穩重的Colin,發展成為一對情侶。

Angus知道後,唯有扮大方祝福他們,自己後悔為什麼沒有勇氣去向Maggie表白。雙手將她貢讓給Colin,Angus後悔莫及。

畢業後Colin和Maggie仍未分手,三人仍保持聯絡,其實獨身的Angus一直靜心等候他們宣佈分手。等了三年,結果等到一個消息:Colin和Maggie快將結婚。

Angus一直偷戀Maggie,受不了這打擊,碰巧他公司有一個核數職位,需委派到北京分公司。Angus二話不說立即申請內部調遷。結果Angus如願以償,離開香港這塊傷心地。立即出發,連Colin和Maggie的喜酒也不飲,免得眼冤。

Colin和Maggie婚後過著安穩的小夫妻生活,Colin的性格仍然不變:不浪漫、不花言巧語、不幽默,只能做回一個稱職的丈夫,做個踏實的會計佬,努力賺錢改善生活。轉眼兩年,仍沒有小孩,相信因為Colin不熱衷床第房事有關。

兩年來,身在北京的Angus仍未放低Maggie,他在北京成為「港客」後,他的身份令他接觸女生機會多了,結果他練得一身溝女技倆,如今的Angus,談笑風生,口甜舌滑,浪漫鬼馬,主動進取。加上他工餘無嘢做,下班後去做運動,練得一身肌肉。兩年間,他已經告別從前的宅男歲月,脫胎換骨。

Angus收到指令,被公司調回香港總公司,升職做助理經理。Angus由北京飛回來,抵達香港國際機場,他最想見的人,不是自己父母或家人,而是人哋老婆:Maggie。

Angus安頓好一切,兩天後,他約Colin和Maggie出來聚舊。Angus約他們到蘭桂芳見面,今時唔同往日,Angus衣著入時,懂得打扮,談吐得宜,人有自信,便變得夠帥氣。他在餐廳內,等待他一直偷戀的Maggie來臨。

Colin和Maggie兩人準時赴約,Maggie動人如惜,更多添一份誘人的少婦味道,Colin則太專注工作,整天坐、少運動,肚腩雙下巴現了出來,髮線略略向後移,長出銀白頭髮,面部肌肉開始鬆弛,Colin活像一個珠江三角洲的港商模樣。Angus望著Maggie,覺得她嫁給Colin是一種糟塌。

Angus突然想起一句電影對白:「我只係想話俾人哋知,我失去嘅嘢我自己會親手攞返!」。這一晚,Angus決定要從Colin手上搶回Maggie。

待續……

下集將於2009年11月21日(星期六)早上9:25
大結局將會播放兩集加長版,敬請留意。

Photo by Desertfox

2009年11月18日 星期三

橫掃一切牛鬼蛇神

橫掃一切牛鬼蛇神
「念念不忘階級鬥爭、橫掃一切牛鬼蛇神」- 1966年6月1日《人民日報》社論。

* * * *  *

Raymond望著手心上的藍色藥丸,遲疑了一會,最後把藥丸放進嘴裡,用開水服下。面前的兩位醫生叫Raymond躺下,如果發覺身體有什麼不適,立即出聲。

* * * * * 

Raymond於工業學院畢業後,在電話公司當通訊技術員,遇上裁員潮被公司遣散。為了生計,Raymond乜都肯做,最後當上的士司機。他經常被交通警捉超速罰款,為了得知交通警設下影快相路障的位置,Raymond利用他的專業知識,製造了一部「警察無線電竊聽器」,安裝在的士內,避開一切警察路障和塞車長龍。自此,Raymond再沒有吃過一張「牛肉乾」。

Raymond揸日更的士,傍晚放工後便回家上網打機,獨居的Raymond過其「御宅族」的生活。他最愛看美國Marvel和DC Comics的超級英雄漫畫:Superman、Batman、Spider-man、X-men、Iron-man等都是他的偶像。因為自己身份平庸,他時常在打機的時候,幻想自己成為Superheroes,警惡懲奸。

*  * * * * * 

某個晚上,Raymond在網上看到一個廣告:「高薪招募試藥男士」。內文寫某大藥廠發明最新特效止痛藥,進入最後測試階段,需要用真人測試。招聘20-30歲的健康男士,自願接受藥力測試。工作簡單、酬金吸引。Raymond剛於「動漫畫電玩節」大出血後,手頭緊絀,蠢蠢欲試應徵。他立即在網上登記,靜候回覆。

一星期後,Raymond收到電郵,藥廠相約Raymond作面試和身體檢查。兩天後,Raymond戰戰兢兢獨自去藥廠接受面試。他的身體檢查報告合格,正式被藥廠錄用。雙方簽訂一份為期兩個月的合約,Raymond需要簽下「生死狀」,為自己的生死負責。由下星期開始,Raymond每週有三天要接受藥物測試,觀察身體反應。

Raymond第一次進行藥物測試,他被帶入一間房間,房內有兩位醫生和一張床。編號101醫生把藍色藥丸交給Raymond,Raymond望著手心上的藍色藥丸,遲疑了一會,最後把藥丸放進嘴裡,用開水服下。

編號102醫生叫Raymond躺下,如果發覺身體有什麼不適,立即出聲。Raymond覺得身體一切正常無異。101和102醫生繼續細心觀察。一小時後,Raymond抽血抽小便後離開。

經過一個月的測試後,Raymond拿了一筆可觀的酬勞,還有一個月便合約結束。Raymond發現身體上出現一些特變,但他沒有告訴醫生。

Raymond發現服藥後,產生意想不到的副作用:雙臂力量大增、雙腳跑得快過汽車、無師自通懂得打功夫、跳躍能力增強、懂聽心術知道對方諗緊乜。正正就是成為「超級英雄」的條件。Raymond的「Superman」夢想竟然「一個唔覺意」達成咗。既然上天給予他特殊能力,他立誓要「橫掃一切牛鬼蛇神」!

Raymond訂造一套銀色膠質緊身衣連膠面罩,替自己起一個外號:「Rayman - 光束俠」。因為每個superhero都有一個平凡身份做掩護,Raymond利用的士司機做cover。他從警察無線電竊聽器取得第一手罪案消息後,駕駛的士到案發現場,換上一身銀衣面罩,化身光束俠,捉拿匪徒。他覺得自己救人時間寶貴,已經停止再去藥廠接受測試。

每當Rayman跟匪徒搏鬥時,他都力大無窮、不費吹灰之力便打敗敵人,但翌日睡醒過來,便發覺全身骨痛。Raymond懷疑特異功能只在夜間才生效,他決定成為晝伏夜出的光束俠。日間Raymond繼續扮的士司機,夜間便成為行俠仗義的Rayman。他的神秘來歷和行蹤成為各大媒體所追擊的最新目標。

* * * * * 

這個下午,他駕著的士,路經某大街時,竟然俾Raymond發現到久違了的101和102醫生。醫生坐在一輛七人van中,跟蹤自己。Raymond感覺到醫生來意不善,他立即運用「讀心術」,了解兩位醫生的來意和目的。

Raymond睇穿醫生的想法:「因為藥物意外地產生超能力副作用,藥廠下令要捉Raymond回藥廠,用方法化解其超能力。」Raymond見到101醫生手持一支如針筒的手槍物體,應該是特製對付自己的犀利高科技武器,Raymond立即踩油,幾經辛苦才能擺脫醫生的追截。

之後數天的日與夜,Raymond發覺101和102醫生鎖緊他的行蹤,Raymond只顧如何躲開他們,連光束俠的晚間行動也受到影響。避得初一避唔到十五,Raymond終於在公廁方便時遭兩位醫生突然掩至,制服Raymond在地上,101醫生用針筒手槍物體令Raymond失去知覺。

* * * * * 

當Raymond再度恢復知覺,他發現自己困在一白色小房間內,手腳被綁。他力竭聲嘶向門外嗌:「既然我有特異功能!點解唔俾我去幫人?仲要收返我嘅超能力呀?!」當然無人回應。光束俠被迫提早退隱。

Raymond就這樣被關在這間精神病院,接受治療。其實那止痛藥測試,令人產生「幻覺幻聽」的副作用,而Raymond是「漫畫英雄迷」,所以他順理成章幻想自己成為「超級英雄」。他根本就無任何超能力,只是一個穿上一身銀衣和面罩的傻佬,當然俾人打鑊金啦!

Raymond眼中戰勝匪徒,實際日日被人揼餐飽,所以第二朝起床後,自然週身骨痛。幸而止痛藥生效,令他晚上又如常行動。藥廠醫生有責任將「精神病患者」捉回,並轉交給精神病院治療。那支手槍物體只是痳醉手槍。

Raymond接受治療後,慢慢康復過來,出院後需要定期覆診。康復後的Raymond沒有再走到街上消滅一切牛鬼蛇神。那些牛鬼蛇神只是藥物產生出來的幻覺。

而「Rayman光束俠」未能成為Legend,畢竟「光束俠」只曾經出現在Raymond的個人記憶裡而已。

後記:《爹親娘親不及毛主席親》、《堅持到底就是勝利》、《一不怕苦、二不怕死》、《敵人反對 我必擁護》和《橫掃一切牛鬼蛇神》是一個五部曲系列。五句都是中國共產黨的政治口號或宣傳句語。

Heroes - David Bowie
I wish you could swim
Like the dolphins
Like dolphins can swim
Though nothing
Will keep us together
We can beat them
For ever and ever
Oh we can be Heroes
Just for one day

I will be king And you
You will be queen
Though nothing will
Drive them away
We can Heroes
Just for one day
We can be us
Just for one day

I can remember
Standing by the wall
And the guns Shot above our heads
And we kissed
As though nothing could fall
And the shame
Was on the other side
Oh we can beat them
For ever and ever
Then we can be Heroes
Just for one day

We can be Heroes
Just for one day

2009年11月16日 星期一

敵人反對我必擁護

敵人反對我必擁

「凡是敵人反對的,我們就要擁護;凡是敵人擁護的,我們就要反對。」-《毛主席語錄》
* * * * * 

晚上8時半,電視台3號錄影廠內,正舉行《焦急懼聲歌唱比賽總決賽》,直播現場過程。10名參賽者坐在台上,逐一走到台中央高歌獻技,爭奪冠軍獎座和一份唱片公司的歌星合約。

歌唱比賽的評審席上,坐了七位樂壇名人做評判:
Alex同Bono,兩位都是唱片監製、
Carol,流行歌天后、
Dorian,著名聲樂家後人、
Eden,創作派男歌手、
Fred,實力派男歌手、
Graham,唱片公司總裁,七人正埋首替參賽者評分。

原來香港有那麼多臥虎藏龍,參賽者的歌藝水準比出碟歌星還要高出幾倍。男的聲音雄厚、玩震音又有技巧。女的聲音悅耳唔走音咬字清晰,高音甜中音準低音勁。論台風、舞步、投入度、壓場魅力、感染力,參賽者更勝某些「吹波糖歌星」。參賽者的實力獲得觀眾的肯定和衷心讚賞。

每個參賽者表演完畢後,都要站在台中央,接受七位評判的直接批評。參賽者有很多類型:自彈自唱型、實力掛帥型、巨肺diva、慘情K歌后、創作歌手、清新學園派等。評判們給予的意見很極端,同一位參賽者可能同時間得到極好極差的兩極偏激評價。

原來評判席上的兩位唱片監製:Alex同Bono曾經有過節,更透過記者支筆,越空駡戰;兩人口和心不和。如今Alex讚賞的,Bono馬上彈到一文不值;Bono欣賞的,Alex立即嗤之以鼻。總之「敵人反對我必擁護,敵人擁護我必反對」。

除了兩位唱片監製玩嘢之外,歌手評判都亂咁評。因為人性是自私的,這班「未來歌星參賽者」對歌手評判產生潛在威脅,恐怕「多隻香爐多隻鬼」殺入歌壇跟自己競爭搶客,歌手評判踩低跟自己走相同風格路線的參賽者,給予他們零分。

例如有一女參賽者選唱K歌,K歌天后Carol批評她到體無完膚,而Dorian則讚她有天份。輪到另一女參賽者選唱音樂劇時,Carol讚天籟之音而Dorian會皺眉說她五音不全。

另一男參賽者唱自己作曲填詞的原創歌,創作歌手Eden批評他空洞無物,而實力歌手Fred讚他天才橫溢。

輪到另一男參賽者表演雄厚唱功時,Eden讚他唱功造詣高而Fred批評該參賽者連丹田氣都唔識運。

四位歌手評判都不想今晚的歌唱冠軍,將會成為自己日後在樂壇的潛在競爭者,所以「敵人反對我必擁護,敵人擁護我必反對」。

而唱片公司揸fit人Graham沒有受私心影響,所以他給予的意見較中肯。當其他的評判打的分數此消彼長,Graham打的分數多寡,最可能會影響哪位參賽者的勝負。

司儀說:「輪到今晚最緊張嘅時刻」,要揭曉歌唱比賽的冠軍,冠軍將會獲得一份唱片合約,灌錄唱片出碟。

Drum4roll響起,電視台行政總經理拆開信封後,字正腔圓地宣佈:「冠軍喺7號黃淑芳。」嘩!現場觀眾和電視機觀眾都大跌眼鏡,大熱倒灶!黃淑芳跟其他參賽者相比,歌藝明顯地被比下去。觀眾心目中的心水大熱嗰位,反而乜獎都攞唔到,由黃淑芳這匹黑馬跑出。
黃淑芳接過獎座後,向台下的父母做出一個V字手勢,黃淑芳的父親是一位廣告界的大碗,黃先生跟唱片公司總裁Graham相識十載,經常一起玩古董、嘆紅酒、抽雪茄。Graham點會唔識做,暗中放水俾黃淑芳。因為其他評判俾分非常手緊,Graham一俾黃淑芳滿分,她便將其他對手拋離,成為冠軍。

Graham見世侄女勝出,心中暗喜,Graham知道將會收到黃先生的一封大利是。而歌手評判們見黃淑芳並不是什麼可造之材,沒有絲毫威脅,心裡舒一口氣。其實歌手們大可放心,因為黃淑芳心目中的最終目標,其實是影壇,她只利用入樂壇作為她拍電影的踏腳石而已。

司儀宣佈今晚節目已經完滿結束,明年再見。評判們、電視台高層和優勝者,趕去酒店吃慶功宴,今晚各人都特別開心,那種開心不是在記者面前裝出的假開心,是真心的高興。




I dreamed a dream - Susan Boyle
I dreamed a dream in time gone by
When hope was high
And life worth living
I dreamed that love would never die
I dreamed that God would be forgiving.
Then I was young and unafraid
And dreams were made and used
And wasted
There was no ransom to be paid
No song unsung
No wine untasted.
But the tigers come at night
With their voices soft as thunder
As they tear your hope apart
As they turn your dream to shame.
And still
I dream he'll come to me
That we will live the years together
But there are dreams that cannot be
And there are storms
We cannot weather...
I had a dream my life would be
So different form this hell I'm living
so different now from what it seemed
Now life has killed
The dream I dreamed.

2009年11月14日 星期六

一不怕苦、二不怕死

一不怕苦、二不怕死



二輝望著病床上虛弱的大哥,二輝說:「如果我隨時死去,我個肝一定捐俾你。」大哥一輝點頭,多謝細佬二輝……

* * * * * *

林一輝和林二輝是親生兩兄弟,父母早亡,大哥53歲弟弟51歲,各已成家立室。大哥一輝跟太太,沒有小朋友,夫妻仍然恩愛。細佬二輝,早年離婚後,沒有再娶,孤家寡人。

福無雙至,禍不單行,兄弟兩人今年先後患上癌症,不幸中的大幸是發現得尚早,只是癌症初期。

一輝患上肝癌,性格樂觀的他,熱愛生命,不想掉下愛妻一人,孤苦伶仃在世上,積極接受化療,不怕療程帶來的所有痛苦,務求可以早日康復,跟愛妻一起渡此餘生,一輝不怕痛苦。

二輝患上腸癌,性格悲觀的他,放棄生命,橫豎孤苦一人過活,倒不如早點痛快死去。拒絕接受任何治療,害怕療程帶來身體的痛苦,等待併發症發作,迎接死亡,二輝不怕死亡。

兩兄弟性格相異,面對絕症有不同睇法,正是「一不怕苦、二不怕死」。

* * * * * *

這天,兩兄弟病情反覆,需要送院。因為他們婚後,都住在同一區,所以他們被送到同一間醫院,需要留醫觀察。兩人被送到同一間病房,只是隔了數張病床。

二輝身體沒有一輝那麼虛弱,二輝走到一輝床前慰問哥哥。二輝生無可戀,希望可以快點結束生命。他知道大哥生存欲望相當大,二輝望著病床上面黃眼黃的大哥,十分虛弱,二輝說:「如果我隨時死去,我個肝一定捐俾你。」一輝點頭多謝。

翌日,二輝向大輝主診醫生提出捐肝的要求。經檢驗後,兩人有兄弟血緣關係,器官沒有排斥。而且他們是直系親屬,可以指定器官的受惠者。只要二輝行先一步,一輝便有得救。二輝覺得自己的離世有價值,至少可以惠及家人。

第三天,兩人病況又好轉,醫院床位緊張,兩人出院,回家休養。

* * * * * *

三個星期後,兩兄弟又被送到同一間醫院,留醫觀察,兩人被送到同間一病房。
今次的情況跟上次不同,兩兄弟的心態轉變了。

一輝以為妻子深愛自己,怎料病發後,妻子揭露她三年前已經結交了第三者,見到殘弱的一輝,妻子一走了之。一輝受到打擊後,生無可戀,拒絕接受化療。希望早點來個大解脫。如今,一輝不怕死亡。

二輝的離婚妻子知道前夫患癌後,有情有義的她,不分日夜照顧二輝,破鏡重圓。二輝正接受化療中,雖然化療副作用令二輝身體十分痛苦,但二輝希望有康復的一天,跟前妻再續前緣。如今,二輝不怕痛苦。

兩兄弟切身遭遇的轉變,對絕症又有不同的處理方法,變成「一不怕死、二不怕苦」。

* * * * * *

當晚,二輝躺在病床上失眠,他曾經承諾過哥哥把自己的肝捐出,現在自己又改變了主意,如何向哥哥交待?輾轉反側,還是明天早上,去探望哥哥時再算吧。

第二天黎明5時10分,半夢半醒的二輝被護士弄醒,告訴他:一輝於15分鐘前,在病床上靜靜死去,由巡房護士發覺,醫生搶救無效。護士隨即通知一輝的家屬二輝。

原來黎明4時45分,一輝突然併發症發作,扎醒了的他,其實可以呼救和按床上的「緊急鐘」,但一輝選擇放棄生命。他咬唇不作聲、不按「緊急鐘」,任由病魔奪走他的生命,5分鐘後,心臟停止跳動,算是向妻子的一種消極的報復。

* * * * * *

半年後,接受完腸部手術的二輝,叫做康復出院,由太太攙扶歸家。由「一不怕苦、二不怕死」轉變成「一不怕死、二不怕苦」的過程,中間只因一個「情」字,既是「有情」也是「無情」,教人對生離死聚,無奈萬分。

2009年11月12日 星期四

堅持到底就是勝利

堅持到底就是勝利

尚有五分鐘便是凌晨五時,廳中只剩下「豹紋」同「巴辣」兩人。互相瞄了對方一眼後,目光返回電視螢光幕;電視畫面只有一點暗光,已經停頓了12分鐘15秒,而時間亦好像跟隨停頓了。

* * * * *

「豹紋」和「巴辣」是一隊香港地下搖滾樂隊的其中兩位成員,樂隊的名字叫「Below」。取其「藏於地下 永不妥協」的意思。現在介紹一吓呢隊地下樂隊的五位成員:主音「豹紋」、結他手「死神」、低音結他手「雷門」、鍵琴手「火牛」、鼓手「巴辣」。

樂隊一行五人,都是Heavy Metal 的diehard fans。五人平時都是Heavy Metal服飾打扮,反主流市場,拒絕走到地上;玩自己相信的重金屬音樂。間中出吓地下死亡派band show。他們的手本名曲是「Rush car crush blood and flesh to trash」在超標的噪音中咆哮!汗水和口水灑向瘋狂的觀眾們。雖然每次出band show都有少少酬勞,但五人平分後,只夠搭車開飯。他們的正職只賺雞碎咁多,又要夾錢租band房,維修樂器,眾人都銀包拮据。

* * * * * *


有一晚,Below到band房練歌,死神來到時,怒氣難平。他剛在娛樂新聞睇到一單報導:「Motel簽約大公司出碟!」Motel跟Below是同期出道的地下樂隊,Motel專玩Industrial Punk,Motel曾經鄙視香港主流樂壇,而家轉戰主流。眾人聽後都咀藐藐!大駡Motel是「搖擺叛徒!」「跪拜主流!」「出賣靈魂!」「對錢妥協!」

大駡一輪之後,豹紋說:「又到月尾,又要交租喇,位位1,000蚊呀唔該。」眾人聽後顧左右而言他,剛才點解大家咁嬲Motel,其實心裡有點酸葡萄。暗地想如果Below由地下轉戰地上,學似Motel咁,可能名利相收,錢啊!女啊!車啊!樓啊!

豹紋身為Below的靈魂人物,當頭棒喝:「大家要堅持啊!堅持自己嘅信念同音樂理想啊!」隊員都是一腔熱血的年輕rock友,立即高舉和平手勢,Heavy4Metal式伸脷,咆哮幾聲「Wow!Wow!Rock n Roll!」憤怒的靈魂再次燃燒起來。

年少氣盛的五位,爭著自認最會「堅持到底」,各自舉出自己「堅持」的例子,自吹自擂,但沒有證據支持。
豹紋提出:「不如我哋搞個比試,鬥堅持,睇吓邊個先係『堅持王者』!」
雷門問:「贏咗有乜 jetso先?」
豹紋答:「贏咗嗰位,今個月唔使交band房租金,租金由其餘四人平均攤分。」
窮到濃的隊員聽後,立即舉腳贊成。豹紋宣佈比試於明晚凌晨12點,在豹紋家中舉行。
* * * * * *

第二晚凌晨12點,五位準時於豹紋家會合。豹紋解釋這個「堅持到底就是勝利」比試的規則:他今天向朋友影痴那裡,借了一隻愛爾蘭的超高深悶爆藝術電影DVD回來。片名叫《貝爾格萊德永遠不相信鋼鐵的眼淚》。片長6小時、只有15個分鏡頭,換言之,每個鏡頭都好長好耐先郁一郁。全片無對白;此片於「悶爆流行榜」長期高據首三位。

五人日間的正職,當體力勞動,下班已經筋疲力盡。雖然個個都慣了夜瞓,但都是打機、上網、煲劇、食宵夜、飲酒等娛樂。但要坐定定睇6小時藝術電影,不如殺咗佢哋好過。

五人坐在電視機前,互相監察,期間不許睇雜誌打機食嘢吸煙飲咖啡,每人每小時獲3分鐘Toliet time,超過3分鐘當輸。總之堅持到底的最後一個,就是勝利者。

五人同意後,半圓型圍著電視機坐,比賽正式開始!嘩!北歐藝術電影名不虛傳。一開場,鏡頭影著一間破舊鋼鐵廠內一部正開動的發電機,機械在動但一粒聲都無,悶底戲。

已經過了30分鐘,鏡頭郁都唔郁,套戲有少少風聲。鍵琴手火牛首先起身棄權,講咗句好勁好長嘅粗口後,「嘭!」一聲,奪門而出。

3點鐘,結他手死神終於放棄,倒頭而睡。4點半,低音結他手雷門也堅持不了,在sofa上大覺瞓。廳中只剩下兩人是清醒的。

尚有五分鐘便是凌晨五時,廳中只剩下豹紋同巴辣兩人。互相瞄了對方一眼後,再看電視螢光幕;電視畫面極暗,已經停頓了12分鐘,而時間亦好像已經停頓了。

巴辣的眼簾很重很重,他腦海裡想出很多刺激的事物來提神,可惜都是徒勞無功,頭很重、神智迷糊,巴辣望一望豹紋,嘩!點解豹紋雙眼仍然炯炯有神,仲大把貨添!唔通豹紋瞞著大家,他一早已經轉會,做咗 art film fan?

5點鐘,巴辣眼前視野開始矇矓,打自己幾巴掌後都無補於事,巴辣投降,席地而睡,昏死過去。豹紋大笑幾聲,堅持到最後,勝者為王!他打了一個大呵欠,起身伸了一個懶腰,關掉DVD機,扭台看收費電視,欣賞一場已經播到接近尾聲的歐洲杯總決賽,雙方正互射12碼定勝負。

今晚凌晨3時,歐洲杯總決賽準時開波,豹紋佔主場之利,先選擇自己的座位,座位的坐向,正好望到隔離屋客廳部42吋LCD電視機。豹紋開頭跟大家一樣死頂套藝術電影,幾度差點睡著。死頂難頂終於捱到3時,歐洲杯一開波,豹紋便偷望對面屋的電視機。欣賞一場精彩賽事,立即生猛番哂!

豹紋贏了錢又贏埋牙骹,今個月唔使夾錢俾Band房租金,在其他隊友前,豹紋又被尊稱為「堅持神」,因為成功捱完套藝術悶戲後,豹紋已臻神級。今次豹紋真係乜都贏哂!

Below繼續演出地下bandashow,五人在強勁音樂下,瘋狂咆哮。他們相信:堅持到不能堅持的時候,仍然要堅持下去。



海闊天空 - Beyond作曲/作詞:黃家駒

今天我 寒夜裡看雪飄過
懷著冷卻了的心窩漂遠方
風雨裡追趕 霧裡分不清影蹤
天空海闊你與我 可會變 (誰沒在變)

多少次 迎著冷眼與嘲笑
從沒有放棄過心中的理想
一剎那恍惚 若有所失的感覺
不知不覺已變淡 心裡愛 (誰明白我)

原諒我這一生不羈放縱愛自由
也會怕有一天會跌倒 背棄了理想
誰人都可以 那會怕有一天只你共我

仍然自由自我 永遠高唱我歌 走遍千里

2009年11月10日 星期二

爹親娘親不及毛主席親

爹親娘親不及毛主席親

阿漢越過警察的藍白色膠條防線,憤不顧身衝入火場,似乎要取回一些比生命更重要的寶貴東西。三分鐘後,阿漢奪門而出,記者們的相機鏡頭對準他,很想知道是什麼東西值得他賠上性命,也誓要去冒險取回……

* * * * * *

香港娛樂圈泛起「○靚模潮」,模特兒公司不斷發掘「○靚模」,推出市場,充斥電漫節、車展、水著寫真、電視遊戲節目。衛道之士見性感大膽「○靚模」意識不良,群起對「○靚模」口誅筆伐。「○靚模」面對共同敵人,團結起來成立組織,叫「○靚模工會」,互相照應扶持。而「○靚模工會」首屆主席,經成員一人一票直選後,由19歲「○靚模」:Momoko以一票之差當選。

Momoko原名「毛甜甜」,祖籍湖南,十歲來港定居。她自稱是毛澤東的後人,跟另一○靚模(諸葛亮後人)齊名,成為香港「○靚模界」中的blue blood。如今毛甜甜成為「○靚模工會」主席,傳媒朋友愛稱她做「○靚毛主席」,或笑稱「毛主席」。Momoko成為「○靚毛主席」後,帶動她的人氣急升,刺激她的1比1攬枕銷量,再次攀升。

* * * * * *

33歲的阿漢,中五後輟學,現於康樂及文化事務署轄下之深水埗室內運動場做場地管理。收入微薄,「三無」阿漢:無投資、無積蓄,無女朋友。阿漢的父母早死,他獨自在大水坑一村屋租住第二層。性格沉默的他沒有什麼朋友,放工後便直接回家,深居簡出,過著「宅男」的毒生活。

十一月某個傍晚,阿漢下班後回家,步行至圍村村口,見到一部消防車和報館的電單車剛駛至,阿漢赫然發現自己居住的單位起火,阿漢發了慌一般,誓要衝入火場,無疑自殺,警察阻止他的魯莽行動。

阿漢越過警察的防線膠帶,憤不顧身衝入火場,似乎要取回一些比生命更重要的寶貴東西。三分鐘後,阿漢奪門而出,記者的相機鏡頭對準他,很想知道是什麼東西值得他賠上性命去冒險取回。

答案開估了,被濃煙薰黑了的阿漢俯身喘著氣,手中緊握一個「○靚毛主席」的1比1攬枕。嘩!記者點會放棄呢個咁珍貴鏡頭?大影特影。

記者想上前替阿漢做訪問,性格孤僻的他,拒絕接受訪問。因為入火場時灼傷手臂,要求入院敷藥。他帶著煙黑了的攬枕上救護車,避開記者的追問。

半小時後,當火勢熄滅後,消防員進入單位內檢查。發現阿漢單位內存放著父親母親的骨灰盅。阿漢衝入火場棄骨灰盅不取,只取攬枕,消防員漏了口風,被記者知道後,立即動筆,炒作這段熱辣辣新聞。

第二朝,那份日報的頭條:「爹親娘親不及毛主席親 痴漢冒死入火場救攬枕。」立即引起電台晨早phone in節目的談論,討論區廣泛回應。大多數市民將阿漢稱為「痴漢」。更將他的「英勇」行為放大來嘲笑。

* * * * * *

Momoko隸屬的模特兒公司,見這單新聞可以抽水,有「模迷」冒死救Momoko攬枕,打算立即搞記者招待會,安排Momoko和阿漢見面,Momoko會隔著0.2mm的透明膠片,親吻阿漢、請阿漢食雪條替他降溫、及送一個全新攬枕,代替那個已被煙黑的舊攬枕。

Momoko經理人Eddie經電話接觸阿漢,以為阿漢是Momoko頭號粉絲,一定會應邀出席,仆到嚟做免費宣傳。怎料,阿漢接通電話,冷冷一句「唔得閒!」便馬上cut線。Eddie被阿漢決絕的反應殺過措手不及,記者招待會搞唔成。

阿漢的單位遭祝融光顧後,找來一個裝修師傅用七天時間重修。期間,阿漢帶著Momoko攬枕和輕便行李去了姨媽家中暫住七天。

終於裝修完畢,明天早上,阿漢便會搬返自己居所。

Momoko經理人Eddie神通廣大,知道阿漢早上回圍村的家。Eddie怎會輕易放棄這機會?Eddie他安排了Momoko和記者朋友們於11時到阿漢屋企樓下,等候阿漢出現。大搞免費宣傳。

11:05分阿漢拿著行李和攬枕於圍村口出現,離遠已經見到有成棚人企喺自己屋企樓下,阿漢嚇了一跳。記者們的相機閃燈,又要招呼阿漢,阿漢掩面閃避。

拿著半溶掉雪條的Momoko和Eddie走上前,阿漢凶神惡煞咁撥開咗支雪條跌落地,仲叫Momoko行X開!Momoko立即扮喊。眾人大惑不解,點解呢位忠心擁躉會反臉斥喝Momoko呢?

Eddie把一個簇新的攬枕,塞入阿漢手中,更想奪去阿漢手上那個煙黑舊攬枕。阿漢立即扯火,跟Eddie因爭奪那舊攬枕而大打出手!記者們高舉相機捕捉這珍貴片段。混亂中,兩人大力一扯,將舊攬枕撕破,一疊疊的千元大鈔倒瀉滿地!眾人目瞪口呆!

* * * * * *

一星期前,阿漢在深水埗室內運動場男廁內發現有人遺失一個旅行袋,內有二十萬現金。阿漢見獵心起、拾遺不報、據為己有。他拿著現金回家,路經圍村的垃圾站,發現一個Momoko攬枕,是圍村內某位家教嚴厲的師奶,趁兒子返學後偷偷棄掉該個眼冤的攬枕。阿漢拾起攬枕回家,把二十萬放進攬枕內,再收藏在家中。所以阿漢其實一點也不喜歡Momoko,甚至有啲憎呢啲「無腦○靚模」添。

奇就奇在沒有警察到運動場調查失款,無人報失?阿漢相信那筆錢一定是賊贓或贖金等不義之財。而阿漢沒有投資紀錄、沒有中六合彩、職位與收入不相稱,那筆巨款絕對不能存入自己銀行戶口。只好放在家中,唔多覺咁逐少逐少攞出嚟慢慢使。

那天阿漢見到家居失火,仲唔發茅衝入火場拯救那筆巨款咩?結果被傳媒報導成「痴漢」。今天更在記者前揭露藏款之謎。警方介入,阿漢被帶回警署協助調查。Momoko經理人Eddie唔執輸,在記者面前發表「攬枕的最新用途」,抽水搏見報。

「爹親娘親不及毛主席親」是1960年代的一句共產黨的政冶宣傳口號,50年後已經再無中國人信奉。但另一句「爹親娘親不及銀紙親」則無懼時間巨輪的踐踏,恆久不衰,歷久常新。


2009年11月8日 星期日

埃及妖后

埃及妖后

會議室內八個大男人搲爆頭,各人拋出很多ideas,但都被小老闆一一否決,這個會議已經開了3小時,仍然毫無頭緒,莫衷一是。小老闆Richard叫眾人散會,明天於同樣時間再開過會,眾人垂頭喪氣地離開會議室。

* * * * * *

年紀輕輕的Richard,剛從美國大學畢業歸來,在嗲哋開設的Model Agency擔任製作經理,父親想Richard了解公司運作,為他朝接管公司作好準備。Richard決心想在父親面前,做出一番好成績,讓父親可以安心退下,交捧給兒子。

Richard見市面上咁多「○靚模」都有市場,諗著唔執輸,決定要捧一個「自家製○靚模」出嚟,拍寫真接Job出攬枕DVD,替同公司賺錢。

Richard召開production meeting進行brianstorming,要在云云「○靚模」中殺出一條新血路。八個大男人在會議室內提出新招,但在Richard眼中都是太「行貨」,根本就在重複和翻炒,完全聽不入耳。只好叫大家回去再苦思,明天再開會,商討如何包裝這「○靚模」,誓要她如平地一聲雷彈出來,跑贏大市。

當晚Richard回到家中,坐在家中看收費電視。電視畫面隨遙控器按鈕跳呀跳, Richard突然被畫面吸引著,停在外國經典電影台MGM,正播放一套1963年舊片:由Elizabeth Taylor主演的《埃及妖后Cleopatra》,Richard眼中發亮,大叫:「就係佢!一於做佢呀!」不禁興高采烈地笑了出來。

* * * * * *

第二天開會,眾人再獻計給這位未來老闆。大家講的意見,仍然不是Richard想要的。當大家又相對無言之際,Richard發言:「我要用『埃及妖后』嚟包裝『○靚模』。」

眾人臉上擺出懷疑的表情,心諗:「埃及妖后?邊度work架?」最Senior的同事Gary按捺不住先發言,認為「埃及妖后」在香港市場未必受落。主觀的Richard覺得被下屬挑戰,立即施予下馬威,鬧到Gary翻艇。其餘七人見Richard新官上任三把火,立即幫Gary解圍說:「Gary唔係咁意思,『埃及妖后』條橋掂呀!」、「夠grand呀!實得呀!」、「宅男實buy!」Richard見眾人都讚好,立即吩咐下屬去cast一位最索的妹妹,跟著好自滿咁宣佈散會。

散會後,八人面面相覷,知道用「埃及妖后」咁out咁娘嘅包裝,一定全軍覆沒!但Richard落了order,打工為錢啫,只好唯命是從。

Gary十日後cast了一位16歲噴血混血兒,是大溪地和山東的結晶品。Richard過目後都十分滿意。替她起了個藝名叫「Suexianababy」。下一步是開記者招待會,介紹Suexianababy給廣大觀眾認識。發放新聞稿時,形容Suexianababy是「○靚模界的埃及妖后」。

埃及妖后是Richard第一次「省靚招牌」之作,也是向父親表現實力的機會,所以十分重視。替她訂造了一套「埃及妖后」戲服。明天下午2時,便在酒店宴會廳舉行記者招待會。初出茅廬的Richard,竟然緊張到徹夜失眠,整夜沒有睡過。

翌日早上,Richard回到辦公室,Suexianababy已到salon開始set頭。Richard十分緊張。但由於過份緊張又沒有吃早餐,缺乏實戰經驗的Richard,竟然在這個最重要的時刻,緊張到劇烈胃抽根,昏迷倒地。給秘書發現後,送去急症室急救。

蛇無頭而不行,只好由大師兄Gary頂上,到會場主持大局,推銷「埃及妖后Suexianababy」。結果記招會順利完成,她獲得全場一致讚賞,八人總算鬆了一口氣。Richard父親老懷安慰。

* * * * * *

傍晚時分,Richard在私家醫院頭等病房剛甦醒過來。一看手錶,嘩!已經7時。錯過了今天記者招侍會呀!不知道Suexianababy的市場反應如何?想打電話給下屬詢問詳細情形時,電話剛響起來。是父親來電,父親大讚Richard呢次well done!

Richard放下心頭大石,立即扭開私家病房內收費電視的娛樂新聞台,希望看到Suexianababy的報導。終於見到喇!Suexianababy穿著一件極少布的火辣Bikini出場,她並沒有穿那套「埃及妖后裝」,Richard睇到眼火爆!嬲到一手用力扔咗個遙控器去部LCD度,大嗌:「班伙計唔聽話!跟我搞對抗!」

電視中見到Gary做公司發言人,回答記者問題。記者問:「穿Bikini的Suexianababy同「埃及妖后」有什麼關係?」
Gary回答:「大家可能搞錯,Suexianababy唔係『埃及妖后』,而係『iicup妖后』!」記者們不自覺張開口,齊聲:「吓? iicup?!」

○靚模界中最勁上圍係「e cup baby」,估唔到繼a、b、c、d、e、f、g、h後,仲有一個「iacupababy」!記者們立即把相機鏡頭瞄準Suexianababy的胸脯,鎂光燈勁閃到如disco般。

電視旁的Richard,電話又響,是美國大學同學Kenneth來電恭喜「iicup妖后」的突圍成功,Kenneth從事傳媒工作。Richard多謝之餘,問Kenneth如果Suexianababy穿埃及妖后裝出場,效果會如何?Kenneth狂笑:「埃及妖后裝?梗係死梗啦!無觀眾會buy架!哈哈!」Richard收線後,面紅耳赤。原來自己度咗條死橋仲懶醒。

Richard立即打電話給Gary,讚賞他今天good job之餘,更為那次在會議中當眾鬧Gary誠心道歉。Gary謙虛地說:經驗告訴他穿bikini的效果,會好過穿埃及妖后裝,不想Gary第一炮便失利,所以才膽敢先斬後奏。

兩人冰釋前嫌後,Gary成為Richard最信任的助手,攜手將「iacup妖后」捧到○靚模界的神檯位置,接拍電影《出6iicup記》、《iicup女導遊》、《iicup發老黃》、《iicup皇宮心計》,替公司省靚個金漆招牌。兩人繼續點石成金,發掘更多jacup、kacup超級○靚模,造福萬千廣大的宅男。


2009年11月6日 星期五

生命最後一個月的花假

.
生命最後一個月的花假

Mark躺在冰冷的地板上,望著天花板,屋內很寧靜,沒有半點雜音。他的眼皮很重,漸漸失去知覺……

* * * * * *

Mark在香港影圈曾經閃亮過,他是ABC竹昇仔,三年前一次回港渡暑假時,在銅鑼灣街頭遭星探發掘;繼而進入影圈。首部電影已經替Mark贏取「最佳新人獎」。可惜他只是一閃即逝,無以為繼。

之後Mark拍過幾部爛片,票房仆直!由主角淪為配角到客串至大茄。Mark的人氣已經跌到谷底。在Mark最失意的時候,他結識了一位女朋友,叫Luki,她是影圈三四線女奀星,她和Mark隸屬於同一間經理人公司。兩人半紅不黑,載浮載沉,大家都有同病相憐的感覺。

通常藝人遇到事業無起色的困境,便會考慮轉型:做電視、幕後或轉行搞生意。但Mark對電影圈始終有留戀,咁啱Mark有一個飯局,識到一位獨立電影導演,叫Graham。呢個導演滿腦子怪主意,飯局中,他們一拍即合,Graham構思Mark的復出電影,雖然係無乜budget的小本製作,但一定可以製造到noise。Mark自己也有興趣當導演,向Graham提出不如合導此片,但Graham婉轉拒絕,叫Mark專心做好演員先,日後當導演的機會不難。

Mark將這個可能是事業轉捩點的好消息告訴Luki,Luki戥男友開心之餘,安慰Mark下次一定可以當導演。Mark想了一夜,決定在復出前替自己造勢,一嚐當導演的滋味,自編自導自演一齣真人Show。

第二天早上,他跟Graham先溝通一聲:將會有一連串的煲水新聞出現,叫Graham作好心理準備。Graham向來性格離經叛道,仲叫Mark有咁癲玩咁癲添!Mark跟Luki商量後,決定開拍這場「manipulate觀眾的集體娛樂真人Show」。

當晚Mark在夜場高調跟wet妹打茄輪又摸又摷,搏記者偷影。咁啱呢排無乜娛樂大新聞,記者見「偷食Mark」都有啲新聞價值,不妨報導吖。Mark順利做到娛樂版和周刊封面,口誅筆伐「偷食Mark」。

第二天,Luki被記者包圍追問,Luki高調支持男友話應該是一場誤會。
第三天,他們同共宣佈閃電結婚,全城嘩然!
第四天,Luki解釋因為已有Mark的身孕,被迫奉子成婚。
第五天,Mark澄清BB的經手人是某唱片公司的男高層Pasco。
第六天,Mark和Luki解除婚約,Mark單方面宣佈分手。
第七天,Luki宣佈在電梯滑倒,BB小產。
第八天,Mark高調閃電返兜,宣佈跟Luki復合。
第九天,Mark被拍得在同志夜場跟猛男擁吻。
第十天,Mark承認他是雙性戀者。
第十一天,Mark被發現濫藥及酣酒,並有暴力傾向,正接受治療。
第十二天,Luki宣佈她其實是Lesbian,唔想再呃人呃自己,要跟Mark解除婚約。第十三天,Mark在K場大哭大鬧,情緒失控,需要送院醫冶。
第十四天,Mark懷疑鬼上身,去找法司作法驅魔。
第十五天,Mark懷疑在驅鬼過程中,遭粗獷性侵犯。
第十六天,Mark和Luki…..

Mark跟Luki兩人鬧得全城熱烘烘。兩人的戲劇性發展,當然是依Mark的創作劇本進行。兩人每晚的娛樂,就是欣賞各大媒體和網友如何咬牙切齒地指罵或啞口無言地撼頭埋牆。見到全城市民的情緒都被他們操控。要他們笑就笑,要他們嬲就嬲。這迴響給予Mark導演前所未有的滿足感。

但觀眾亦對這對是非男女的興趣慢慢遞減:由特刊報導、封面頭條、淪為副題、半版、四份一版至一小格,報導coverage越縮越小。一版變半版變一格再變半格。眼見noise越來越少,Mark急於推高劇情至高潮:服藥自殺!

到了第三十天,根據劇本,下午三時,Luki要上Mark家。兩人先在家中劇烈吵架,跟著Luki奪門而去。剩下屋內情緒激動的Mark,用紅酒啪哂成樽安眠藥(最輕微藥性的安眠藥),Mark倒地,報警求救,送院洗胃。兩人將劇情重新溝通完畢後,Mark細細聲嗌:「Action!」兩人開始演戲。

Mark和Luki高聲嗌交,Luki亂扔嘢。周地碎片,「砰」一聲閂門,Luki帶淚奪門而出。Mark服下數粒安眠藥後,咦?呢隻安眠藥有料到喎!服後立即手腳乏力倒地,Mark在袋中取出手提電話,想打999。

Mark眼都突:「吓?!電話無哂電?!點解咁快無哂電架?唔緊要,可以爬去打室內無線電話唧。咦?!點解都係無哂電嘅?!我明明有『差電』架!」Mark躺在冰冷的地板上,望著天花板,屋內很寧靜,他的眼皮很重,漸漸失去知覺。

Luki離開Mark的住所後,乘的士去酒吧跟朋友會合happy hour,她要慶祝Mark的離世。

Mark的劇本是虛構,除了一項:就是他真的有酗酒習慣及暴力傾向。Luki吃過不少Mark的醉拳。她亦不想繼續被Mark操控下去當傀儡,日日做騷,陪佢癲實在太累啦。加上Graham對Luki暗中展開追求;Luki將計就計,順水推舟送Mark生命最後一程。

她跟Mark用同型號電話,都是由經理人公司出的。Luki下午上到Mark屋企時,趁他不覺,替Mark的電話換上自己無電的電池。並將Mark的室內無線電話打去收費電視的客戶服務熱線,接通後故意不cut線,任由室內無線電話在熱線迷宮中全數耗盡電池。再將藥力特強的安眠藥搗進藥樽內。

Luki去到酒吧,在朋友面前交足戲,哭訴跟Mark剛才的吵鬧。Luki飲到醉醺醺又唔願走,晚上7時電話響起,是警方來電。傍晚6:30助手上門接Mark外出工作時,發現Mark在家中倒斃,立即報警,但已返魂乏術。Luki再趕到醫院殮房,在記者和警方前交足戲,痛哭至崩潰。謀殺記者們相機的菲林。不少記者們替Mark的離去,心裡暗自有「抵你有今日」之感。

Graham拖著Luki出席Mark的葬禮,Mark在生命中最後的一個月,故弄玄虛,弄花作假,終能一償當導演之素願。不知道他在這齣悲劇的煞科戲上,自己有否替自己嗌「cut!」呢?電影可以是虛構,但死亡就無花無假。

Graham和Luki把兩朵白菊花,拋在Mark的棺木上,最後一次在Mark面前交戲,黯然銷魂。



後記:
上篇講完韓國電影,今次揀了一部日本電影來借題發揮。《生命最後一個月的花嫁》講一名24歲乳癌少女的抗癌遭遇,由真人真事改編而成。


說謊 - 林宥嘉
作曲:李雙飛
填詞:施人誠

是有過幾個不錯對象
說起來并不寂寞孤單
可能我浪盪 讓人家不安
才會結果都健忘
我沒有什麼陰影魔掌 你千萬不要放在心上
我又不脆弱 何況那算什麼傷
反正愛情不就都這樣

我沒有說謊 我何必說謊
你懂我的 我對你從來就不會假裝
我哪有說謊 請別以為你有多難忘
消失 真的不是我逞強

我好久沒來這間餐廳 沒想到已經換了裝潢
角落那窗口 聞得到玫瑰花香 被你一說是有些影響

我沒有說謊 我何必說謊
你知道的 我缺點之一就是很健忘
我哪有說謊 是很感謝今晚的相伴
但我竟然有些不習慣

我沒有說謊 我何必說謊
愛一個人沒愛到難道就會怎麼樣
別說我說謊 人生已經如此的艱難
有些事情就不要拆穿
我沒有說謊 是愛情說謊
它帶你來 騙我說 可我 沒有可能有希望
我沒有說謊 祝你做個幸福的新娘
我的心事請你全遺忘

就是她

就是她

新晉偶像派女歌手,18歲的Kissue,被金牌經理人Bosco點石成金,出了首張Debute大碟後,在機場博覽館開了一場演唱會,名叫《淘氣公主超靚演唱會》。

演唱會反應冷淡,門票滯銷,藝人公司半賣半送又派飛,跟卡拉OK酒吧便利店合作搞宣傳,初期在酒吧K場叫一支啤酒送兩張門票。後期票房告急,便利店的收銀員會問顧客:「先生多謝幫襯,不如加多五蚊,換《淘氣公主超靚演唱會》門票四張吖?」但都不能刺激票房,演唱會在三成票房下舉行了,冷冷清清。

演唱會反應強差人意,問題出於Kissue本身,無歌藝走音又唔夠氣,跳舞甩Beat零演技。只懂在鏡頭前甜笑,展示其可愛爆牙,在臉龐旁擺出「橫V字」手勢。公司替她塑造日本Lolitta少女的形象,目標要hit中「宅男毒男」市場。一臉無知但大胸的青春少女模樣,經理人Bosco預計Kissue應該可以攻陷到少男觀眾的龐大市場。

怎料中五都未畢業的Kissue,真正入世未深,心智停留在中三階段。她的單純心智接近白癡程度,連男觀眾都覺得Kissue過了火位,歸她入「波大無腦」一類。Kissue接受訪問時,成日都「O嘴」問記者:「吓?我唔明你問乜呀?」、「我...唔知啊。」令到記者和讀者都火光。Bosco多次在訪問前已經教路,但Kissue無記性,轉頭面對記者時,又雙眼迷茫。繼續低能下去。

但公司對Kissue仍未絕望,舉行演唱會後,更計畫會推出「演唱會現場DVD」。Bosco目前最頭痛的問題:是如何改變觀眾對Kissue白癡無腦的感觀?

這晚,Bosco一人去戲院看電影,是Michael Jackson的《This is it》。戲中見到Michael Jackson在綵排中,很有主見、很有創意,給導演加了很多寶貴意見,令到表演效果更臻完美,充分反映出Michael是如何熱愛音樂、如何關心地球。

Bosco看罷,靈機一動,決定要照板煮碗,替Kissue起死回生。在Kissue將會推出的「演唱會現場DVD」中,碟內附送另一隻光碟:是《The making of淘氣公主超靚演唱會》,Bosco將會重新補拍一些Kissue綵排的模擬片段。片段中會見到Kissue在排練期間,好有自信好有主見咁,向Band leader、編舞導師和導演提出自己的意見和睇法,而那些意見又是眼光獨到和有份量的。如果觀眾睇完呢套《The making of淘氣公主超靚演唱會》,觀眾一定會對Kissue改觀,大讚Kissue有腦有自信,眼光精闢。

Bosco回到公司開會,決定要製作《The making of淘氣公主超靚演唱會》,找製作公司、book了rehearsal studio、dancers、musicians 和一晚機場博覽館場地後,便開鏡拍攝。

一周後已經拍攝完畢,攞去剪片和做後期的同時,Bosco在公司開會,隆重其事,為這套《The making of》起一個名字。他心目中想叫它做《This is it》,但經同事們討論後,認為起一個中文字名會讓觀眾較易記得。

有同事將《This is it》譯成《係咁嘅》或《是咁的》,但Bosco不喜歡。有同事提出《這是它》,這個名字開始接近了。但用死物的「它」似乎不恰當。最後,Bosco一錘定音,叫做《就是她》,英文名是《This is her》。

Bosco看了first cut毛片,很滿意。片中的Kissue有主見有思想,好charming。Bosco對這張《This is her》充滿信心,應該可以替Kissue徹底洗底。

這一天,《淘氣公主超靚演唱會現場DVD》終於上架發售了,但Bosco的期望,又再落空了。

因為同一日You-tube有另一條短片上載,上載者是製作公司的某位員工,他偷偷上載短片,短片名字叫《The making of『The making of淘氣公主超靚演唱會』》嘩!The making of 另一套The making of?首創先例:拍攝「製作特輯」的「製作特輯」,解構再解構。

短片中見到Kissue在導演嗌cut後,立即回復白癡模樣,又抱怨咁複雜的對白點背呀?見她講一段對白,竟要拍36個takes才收貨,狠狠踢爆了Kissue白癡扮正常人。網民留言狠批Kissue,指責存心欺騙觀眾。Kissue的人氣跌落谷低。

因為製作公司某位員工,跟上司嗌交後,劈炮唔撈。該員工臨走前,偷走了一些cut走的NG片段,上載到You-tube,讓製作公司搞到一身蟻。

Bosco見到《This is her》做成的反效果,搖頭嘆息。原本諗著令Kissue起死回生,結果卻反令她永不超生。或者 This is her destiny,命運不是勉強可以改變得來。

2009年11月4日 星期三

比冰箱更冰霜的故事 - 下集

比冰箱更冰霜的故事 - 下集

抽骨髓檢驗報告一出,阿權聽報告。醫生帶著微笑向阿權說:「你的骨髓不適合病人。」阿權聽後十分失望,帶點激動:「咁醫生你頭先做乜笑笑口呀?」醫生:「醫院內部指引,我哋做醫生要面帶微笑,希望病人會感到好啲。」阿權更加激到出煙。

阿權的骨髓不適合阿珍,阿權首次感到絕望。

阿權記起曾經在7-11的大雪櫃內,承諾過會帶阿珍去韓國首爾一齊賞雪。趁現在不去韓國,難道待死別後才去嗎?阿權決定用兩人一起儲蓄的五千元,再加上大家這個月的工資,去一趟首爾。雖然是夏天,但旅遊書引述首爾有一巍峨山峰,山頂一年四季都長年積雪。阿珍帶足一星期的藥物,跟阿權展開這生第一次出門的三日兩夜韓國賞雪旅程。

阿權訂好了機票酒店,出發日期是星期二中午12時的航機。兩人十分興奮,第一次出埠搭飛機去外國旅行。但阿權知道這一次很可能是他最後一次和阿珍出國旅行,喜中有悲。

星期二早上9時,阿權扶著身體逐漸潺弱的阿珍,拖著行李,乘搭機場巴士去機場。兩人在巴士上「未出發,先興奮」,熱烈地討論飛機餐會有什麼吃?在飛機上如何消磨時間?乘什麼車去酒店?哇啦哇啦……

當機場巴士駛到「青葵公路」時,阿珍身體虛弱,需要小睡片刻。阿權叫她倚在自己肩上小睡,自己則望著窗外的景色,一支支電燈柱,高速往後飛。

阿權望著阿珍,見到她已像小孩般熟睡,睡得正甜。突然「砰」一聲巨響,劇烈撞擊隨即而來,阿權感覺巴士在翻筋斗,車廂內乘客慘叫!阿權一陣劇痛後便失去了知覺,畫面一片漆黑……

* * * * * *

星期二早上10時,於「青葵公路」,一架貨櫃車超速撞到同線另一架機場巴士,機場巴士撞毀欄杆,由天橋墜下山坡,引致10死7傷的嚴重交通意外。

阿權在深切治療部渡過危險時期,剛甦醒過來。轉到普通病房留醫,又昏睡過去。當阿權再次醒過來時,立即用微弱聲音追問阿珍的下落。換來一個天大的壞消息,雖然阿權作好心理準備:阿珍遲早都會離開自己,但一旦成為事實,仍然是十分困難地接受。阿權流淚嗚咽,抽搐而牽動了胸部的傷口,痛得死去活來。阿權才知道自己的胸口剛進行開刀手術。

星期二早上10時「青葵公路」機場巴士嚴重意外中,阿珍當場重傷不治,可幸的是她在睡夢中逝世,免去很多不必要的身體痛苦。阿權則心臟受到撞擊,撕裂而命危。在阿珍的衣袋中找到一張「平安紙」,寫著如果阿珍遇上什麼意外而喪命,她的器官第一時間捐贈給阿權。因為阿珍知道「行船走馬三分險」,所以出埠前一早已立下這張「平安紙」,以防萬一。結果真的「好嘅唔靈、醜嘅靈」。阿珍和阿權是兩兄妹,所以移植器官沒有排斥。阿珍雖然逝去,但她的心臟卻繼續活在阿權的胸部跳動。

沒有阿珍的日子,阿權在醫院胡思亂想,鑽入牛角尖,萌生隨阿珍自殺殉情之念頭。六天後,阿權出院回家休息。阿權家人替他準備了他最愛吃的菜式,當作慶祝他康復出院。阿權打算跟家人吃完這頓晚餐,好好地聚一聚天倫後,第二朝早上,獨自上屋邨天台,一躍而下,了結此生,跟阿珍天上重聚。

第二朝,阿權睡醒時已是早上十一時,阿權想藉詞上天台曬太陽,吸新鮮空氣。阿媽說剛去郵局取了一封掛號包裹,抬頭人是阿權。阿權拆開包裹,是阿珍的字跡。信封內另藏一個信封,阿珍寫著「在我離開後 才准打開它」。阿權急不及待打開信封,是一盒數碼錄影帶。

阿珍知道「行船走馬三分險」,所以一早自拍下這盒錄影帶,在出發去韓國前以郵遞寄出給阿權。萬一自己在韓國病發失救、或遇上意外,當阿權回港後,仍能收到她的遺言。因為阿權媽這個星期忙於照顧阿權,待今天才有時間去郵局取件。

阿權立即將錄影帶播放,鏡頭中的阿珍,十分憔悴,她自知自己時日無多,自拍一個video多謝阿權、鼓勵他要振作,叮囑他一定要從悲傷中康復過來,很多人想活也沒機會活下去,叫阿權要愛惜生命。阿權看完這錄影帶,尋死的念頭盡消,決定要努力活下去,用阿珍的心臟活下去。

阿權的身體慢慢康復過來。阿珍那盒錄影帶,阿權每天至少看一次以上。一個月後覆診,醫生認為阿權可以恢復正常生活。阿權為了不想睹物思人,辭去了7-11便利店,改到同區的Circle-K做通宵班店務員,免在舊店中觸景傷情。到了Circle-K新店,阿權情有獨鐘的工作,仍是在雪櫃內補充飲品。

一個月後,當阿權學會放下阿珍時,一件事又突然牽起阿權對阿珍的記憶:就是阿權突然發高燒。令阿權想起阿珍也是由發高燒而驗出她有血癌。難道阿珍的心臟把癌細胞也一併帶給阿權?

阿權應承過阿珍要好好地活下去,阿權不敢怠慢,立即去睇醫生。經醫生診斷後,證實阿權只是一般發燒而已,並無大礙。阿權放下心頭大石,乖乖服藥。阿權見身體沒有大礙,當晚如常上班。

凌晨3時,阿權在大雪櫃內補飲品時,漸漸眼皮下沉,昏昏欲睡,因為他服了的退燒藥,有安眠的藥性。阿權不知不覺間,坐在大雪櫃地上,昏睡過去。最致命的事情發生了:原來護士配錯藥,配錯一些降血壓丸給阿權。躺臥在大雪櫃內的阿權,體溫逐漸下降,心跳漸漸減慢,直至終於停頓。

在收銀櫃的同事沒有察覺,因為同事們知道阿權今晚抱恙,以為他躲在一角休息,殊不知他在雪櫃內昏迷過去。直至黎明時分才發覺報警,可惜返魂乏術。阿權帶著微笑死得很安詳。因為他可以在自己最喜歡的雪櫃中離開。

當阿權再次張開眼睛時,見到阿珍坐在身旁,兩人身處在韓國某雪山之顛,欣賞白色雪花,漫天飛舞。阿珍哼出王菲的一首歌♫ 忘掉天地彷佛也想不起自己,仍未忘跟你約定 假如沒有死,就算你壯闊胸膛不敵天氣,兩鬢斑白都可認得你 ♪」。兩人互望,相擁而笑。

一個遭癌細胞奪去生命、一個遭醫療失誤奪去生命,兩人殊途同歸,終於劫後重逢,大家終於實踐了這個畢生的約定。

在一個大冰箱內許下的諾言,終於在千辛萬苦、萬轉千迴之後達成。兩人充滿冰霜的愛情,最後都能修成正果,化寒為暖。



* * * * * *

後記

看到韓國電影《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預告片時,覺得電影發行商能一針見血地改了這個戲名,反映出韓片愛把所有人間悲劇元素集於一身。一於照板煮碗,來個悲慘戲謔故事。

在這裡要多謝阿大隻權,權哥給予的寶貴意見,豐富了劇情,所以主角叫阿權。

最後要鳴謝身處挪威的Desertfox,我向他索取雪景相,他絕無托手肘,仲要靚成咁。



生死約 – 蔡立

連夜編織這段繡花 陪伴我步向你的家
如夢初醒那是你嗎 還是世上最美的畫
但你相約失約都太輕易 留下告別了我的字
就似很遠很遠很遠的事 前夜約會刹那休止
站在雪中送熱吻 沒有假怎樣見真
因這是愛 沒有果一樣有因
是你如詩的假 吸引著我的真
而情感只要仍留下 還是要等
憑沒句的相約、無緣沒故的失約
誰料到結局是這樣 傷疼盡沒有傷
只知難續你的生死約
無人做證的相約、無人在意的失約
誰料到結局是這樣 想你但沒處想
但憑沒字句的生死約

明日清早已是笑話 還是領會各有偏差
仍在呼吸那是我嗎 還是個被棄置娃娃
爲你心醉心碎都太輕易 如象你贈予我的字
在這一個所發生過的事 傻事快事兩人不知
長聚一生已是笑話 其實領會各有偏差
陪著新歡那是你嗎 留下這被棄置娃娃

2009年11月3日 星期二

比冰箱更冰霜的故事 - 中集

比冰箱更冰霜的故事 – 中集

正當兩人猶豫躊躇之際。突然一輛電單車以高速駛至阿珍身旁,搶走阿珍的背囊,原來是深圳電單車黨!阿珍慘被電單車撞倒彈起,一聲慘叫,碌兩個筋斛,碌咗喺地上呻吟。阿權被殺過措手不及。急得哭了起來,察看受傷的阿珍。無奈賊人已經逃去無踪,幸而背囊內並無任何貴重物品。

阿珍被送到當地醫院診治,可惜受撞擊後,BB不保。阿權心諗今次遭劫,不幸中之大幸是可以省了數千元流產費用。兩人翌日出院後回港。阿珍媽追問包紮沙布的阿珍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阿珍編大話,說被送外賣單車撞到而受了皮外傷。

阿珍休息了兩天後,如常到7-11上班。因為日班有同事辭職,阿權和阿珍被調去返日班,朝十晚七。阿權仍然愛在大雪櫃內工作。

這間7-11便利店是「加盟店」,老板是一名五十歲的成衣商人,老板有一個22歲獨子在英國留學,名叫阿勇。他剛巧回港渡暑假。老板叫阿勇到便利店當經理,當作鍛鍊一吓阿勇,增加工作經驗。這名太子爺架著圓框眼鏡,唇紅齒白,貌似韓國男明星「裴勇俊」。這天早上阿勇開始到便利店上班。

阿勇一見到漂亮的阿珍,驚為天人。阿權看在眼裡,心裡有數。自從阿權知道阿珍是自己妹妹後,加上自己學歷低無前途,不其然產生「讓愛」念頭。阿權決定把阿珍讓給阿勇。希望有錢有前途的阿勇,能夠帶給阿珍幸福。阿權跟阿勇都是年青人,輕易地friend了之後,阿權向阿勇「獻計過料」,告訴阿勇知道阿珍的喜好。阿勇知道後,便求其所好,向阿珍展開追求。

阿珍奇怪為什麼阿勇會知道自己的喜好?送自己喜歡的禮物,邀請自己吃喜歡的菜式。聰穎的阿珍,猜到一定是阿權在「玩讓愛」。

某個懸掛三號風球的傍晚,阿珍臨放工前,在便利店中找機會質問阿勇,鬼仔性格的阿勇,率直地和盤托出。阿珍知道後,十分傷心。阿權竟然將自己當貨物般讓給別人。阿珍冒雨獨自由長沙灣乘2號巴士去尖沙嘴碼頭。在車途中,阿珍send短訊給阿權,說知道了他「讓愛」之愚莽。阿權知道後,立即趕去尖沙嘴碼頭找阿珍。

阿珍下車後,站在碼頭當風處,被刮起的大風吹到左搖右擺。橫風橫雨,天文台宣佈改掛8號風球。阿珍的雨傘早被風吹走,任由雨水拍打全身。當阿權找到阿珍時,阿珍呆立在暴風雨中,兩人如電視劇般,風雨中擁抱,冰釋前嫌。阿權在阿珍耳邊打趣地說:「我哋打風都打唔甩!」

翌日早上,當阿權上班時,阿珍沒有上班。阿權致電找阿珍,原來她發高燒。阿珍不想花錢看醫生,說睡多一點便會好點。直至當晚七時下班,阿珍的高燒不退反升,阿權陪阿珍到明愛醫院急症室。醫生診斷後,需要作進一步身體檢查,並留院治療及觀察。兩天後有報告,留院期間,阿權每天都有到醫院探訪阿珍。

睇報告的早上,陰雲密佈,好像是一場暴雨將要發生。醫生在阿權、阿珍和珍媽面前,告訴他們一個壞消息:阿珍患上血癌,已經是末期。未病發前連半點病徵也沒有。阿珍的生命只剩下60天左右;三人聽後目瞪口呆。醫生一講完,窗外一聲旱雷巨響,玻璃窗被雨水瘋狂點擊,切切實實的「晴天霹靂」!

阿珍的生命只剩下60天左右,一對兄妹戀情人,雖然不理會俗世目光,但卻逃不過病魔的惡意拆散。一對戀人更珍惜餘下跟對方相聚的時光,為那最後六十天作倒數。

阿珍開始接受化療,阿權是阿珍哥哥,血緣相近,可能自已的骨髓能夠救回阿珍,阿權捐骨髓進行測試,希望有奇蹟出現。
-
測試報告一出,醫生召見阿權聽報告,阿權坐在醫生面前,緊張到手心滲汗。醫生帶著微笑向阿權說:「你的骨髓…」

待續....

下集(大結局)將於2009年11月4日星期三早上9:25,終極悲悽。

Photos by desertfox

2009年11月2日 星期一

比冰箱更冰霜的故事 - 上集

比冰箱更冰霜的故事 - 上集

要形容阿權和阿珍的愛情故事,可以用「凄美」這兩個字來形容。

生於80年代初的阿權,在李鄭屋邨長大。家貧沒有添置冷氣機,夏日炎炎,單位內悶熱得像個火爐。六歲的阿權,最喜歡打開雪櫃,讓流出的冷氣令自己涼快。當然被母親發現後,藤條炆豬肉。但阿權屢錯屢犯,自幼已經對冰箱產生一份莫名其妙的獨特感情。

踏入青春期的阿權,六尺高、單眼皮、北方人的面孔輪廓,活像韓國男明星「權相佑」。中五那年,阿權跟青梅竹馬的鄰居阿珍拍拖。阿珍有一對大眼睛、鼻高、下巴尖尖,活像韓國女明星「孫藝珍」。屋邨裏都可以找到這對明星面孔的金童玉女。阿權住在607室、阿珍住在609室。大家都是同校的同班同學,每天一起由屋邨返校,放學後一起到自修室溫習,在晚上十一時,一起回屋邨。

中五會考放榜,阿權考得幾分。他自知不是讀書材料,沒有打算重讀。阿珍在原校升讀預科。阿權不學無術,在屋邨附近的7-11便利店當店務員。因為阿權貪懶,他選擇返通宵班,因為深宵顧客更白天的少。

阿權最喜歡的工作,就是進入「飲品大雪櫃」內補貨。在密封又幽暗的大雪櫃裡,阿權把罐裝飲品,填補被客人買走的飲品。阿權在零度的大冰箱裏,冰寒透骨,他最喜歡這種冰冷溫度。兒時感覺,於心頭再次泛起。

為了增取拍拖時間,阿珍趁中六升上中七的暑假,她到阿權上班那間7-11便利店當暑期工,兩人晚上寓工作於娛樂,又可見面又可賺零用錢。

某一晚凌晨三時,當阿權在大雪櫃內補貨時,阿珍突然進入雪櫃來,兩人坐低傾偈偷懶。在攝氏幾度下,兩人口中呼出白煙。阿權突然握著阿珍的涷手說:「終有一日,我會帶妳去韓國首爾,一齊睇雪。」阿珍點頭同意,她哼出王菲的一首歌♫ 忘掉天地彷佛也想不起自己,仍未忘跟你約定假如沒有死,就算你壯闊胸膛不敵天氣,兩鬢斑白都可認得你 ♪」。阿珍用歌聲跟阿權約定了,決定一齊努力儲錢,向首爾逐步逐步出發邁進。

怎料三個月後,當二人儲夠五千元,就遇上他們第一次的人生交叉點。阿珍意外懷了阿權的骨肉。剛滿18歲的阿珍,應該奉子成婚?還是到深圳墮胎?

阿珍偷偷跟媽媽商量,怎料阿珍媽聽後,如遭雷擊。原來阿珍是「阿珍媽」跟「阿權爸」的風流孽種!一段發生在607室和609室的上一代風流賬,18年後報應在下一代身上。阿權和阿珍是一對兄妹,懷在肚裡的嬰孩,有可能是白痴。

深宵時,阿珍在屋邨的公園裡,告訴阿權知道:兩人原來是兄妹關係。阿權聽後雙腳乏力,倒跌在地上。突然戲劇性地行雷暴雨,沒有帶傘的兩人,全身淋濕。阿權向天大嗌:「why us?!」雨水和淚水在臉上亂爬。最後,兩人決定要打掉肚裡的BB。

阿珍媽阻止阿珍再見阿權,免得這對亂倫兄妹再錯落去。阿珍決定繼續和阿權一起,豈會怕媽媽的阻撓?阿珍反向媽媽要脅會向「阿珍爸」爆大鑊,供出媽媽是朵隔牆花。阿珍這一嚇果然令阿珍媽封嘴。媽媽晦氣地說:「妳想點就點!我唔理妳啦!」阿珍反要脅阿媽,才得以繼續見阿權。

阿權和阿珍拿著五千元,回深圳進行流產手術。兩人駐足在朋友介紹的黑市診所門前,擔心手術不安全,分分鐘有生命危險。阿珍突然問:「雖然係近親,但BB唔係絕對100%有問題,不如…..生佢出嚟啦?…..」阿權擔心大陸流產手術高風險,也萌起離開的念頭,但如何負擔養起一個小朋友,一時間,兩人都不知如何是好?

正當兩人猶豫躊躇之際。突然一輛電單車以高速駛至阿珍身旁,電光火石之間,搶走阿珍的背囊,原來是深圳電單車黨!阿珍慘被電單車撞倒彈起,一聲慘叫,碌兩個筋斛,瞓咗喺地上,痛苦地呻吟。

待續......

中集將於2009年11月3日星期二早上9:25,廷續悲情。

Photos by desertfox

LinkWithin

Blog Widget by LinkWithin